•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地区版块 >> ?#26412;?/a>
      关键词:楼兰;罗布淖尔;丝路贸易

      内容摘要:这一年,瑞典地理学家斯文·赫定发现了楼兰古城废墟,并在楼兰古城内发现了20多件记?#23567;?#27004;兰”字样的汉文、佉卢文木简及纸质文书。楼兰的地理与气候青铜时代即已满溢生命活力的孔雀河绿洲,公元前2?#20848;停?#25104;为沟通亚欧交通路线上的枢纽,其中心城市楼兰,举止动静,都会使西域大地、河西走廊受?#25509;?#21709;。在具体分析楼兰古城兴废时,除了要关注上述基本的、虽处在变化中但?#35789;?#26089;就存在的干旱环境因素外,绝不可?#38498;?#30053;楼兰古城命运变化时它曾经面对的社会政治形势。由于西域长史府不居楼兰,与丝路交通密切关联的屯田、农业生产中心向他处转移,结果就是当地有组织的、严密而强大有力的灌溉系统罢废,馆驿、传置等与丝路相关接待、通信联络设置也被?#24223;?#36825;些会使楼兰绿洲很快从繁荣、兴盛转化为衰颓、冷落。

      关键词:楼兰;罗布淖尔;丝路贸易

      作者简介:

        演讲人:王炳华 演讲地点:?#26412;?#22823;学考古文博学院 演讲时间:二〇一?#22235;?#21313;一月

          王炳华 1935年生,曾任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26412;?#22823;学?#23435;?#31038;会科学研究院2018年邀访学者。著?#23567;?#19997;绸之路考古研究》《吐?#25764;?#30340;古代文明》等。

        楼兰的兴衰

        《史记》《汉书》中记述过西域有小国“楼兰”“鄯善?#20445;?#35821;焉不详。随历史长河流泻,时过境迁,至二十?#20848;统酰?#38500;了少数专事西域研究者外,中外史学界,对地处偏僻的新疆,对新疆沙漠中这些短暂显示光辉的绿洲?#21069;睿?#24050;少见关注。

        真正使楼兰、鄯?#24179;?#20837;国内外学术界视野,是在二十?#20848;?#24119;幕初揭的1901年。这一年,瑞典地理学家斯文·赫定发现了楼兰古城废墟,并在楼兰古城内发现了20多件记?#23567;?#27004;兰”字样的汉文、佉卢文木简及纸质文书。1906年12月,A.斯坦因在充分准备之下,进入罗布淖尔荒原及楼兰古城。他雇用数十名农工,在楼兰挖掘了十一天,获取大量文物。继后又在米兰佛寺中发现、挖掘及带走了有翼天使画像。

        20?#20848;?0年代前,西方学者在罗布淖尔荒原、楼兰等地的考古,对相关遗存造成了巨大劫难。但在西域历史文化研究上,也取得十分重要的收获,有其贡献。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清楚揭明:中?#27465;?#22320;沙漠深处的这些古代遗存,如其中西亚艺术风格的绘画、雕塑,佉卢文木牍及其封泥上的希腊神像、贵霜钱币、佛寺中的有翼天使像、波斯风格的玻璃器残片等。清楚显示了来自古代波斯、中亚希腊化?#21069;?#30340;文明信息,它们与大量汉文简纸、丝绸、漆器、铜镜、五铢钱一道,呈现了黄河流域古代文明与亚洲西部大地文明交相辉映的景象,而这一点,正是亚洲内陆腹地古代文明最基本的一个特征。无疑,这为中亚古代文明研究,投射了一束光明。

        对罗布淖尔荒原、楼兰古城等重要遗址展开进一步考古,时在近50年后的20?#20848;?0年代末、80年代初。迄至于今,对这片地区的工作,包括文物普查、遗址保护、抢救性发掘等,未稍停息,获得了重要的、?#23545;?#36229;过既往的文化成果。就我个人而言,自1979年衔命步入罗布淖尔,至2005年自楼兰东走敦煌。26年中,因责在新疆考古,八次进入罗布淖尔荒原,时间最长者达一个月以上。

        近30多年来的罗布淖尔考古,结合20?#20848;?0年代以来,沙漠、地理、水文、气象、动植物学等自然科学工作者,对这片地区多次综合考察所取得的成果,促使历史考古学者深刻思考一个问题:并不太长的一千五、六百年间,曾是丝绸之路要隘的罗布淖尔大地、楼兰绿洲,怎么就迅速化为了一片没有生命的荒原?烟波浩渺的罗布淖尔湖,为什么会成了滴水不存的?#25991;?#33618;?#29627;?#21476;代人类生存、发展与自然环境变化,存在怎样的关联?认真剖析楼兰绿洲从兴盛走向绝灭的过程,全面检视人类社会活动与比较脆弱的生态环境间的关系,吸取一切可能吸取的历史教训,应该是今天日益重视环保的我?#20999;?#35201;提上日程的研究课题。

        楼兰的地理与气候

        青铜时代即已满溢生命活力的孔雀河绿洲,公元前2?#20848;停?#25104;为沟通亚欧交通路线上的枢纽,其中心城市楼兰,举止动静,都会使西域大地、河西走廊受?#25509;?#21709;。这里虽是雅丹丛集,戈壁、沙漠纵横,交通相当困难的一片土地,?#27492;?#26102;随处,都能感受到东方长安、西部贵霜、西南亚波斯的政治、经济、文化信息,感受到它们点点变化投射下的影响。而到公元4?#20848;?0年代?#38498;螅?#27004;兰却突然从人们的视野中淡出,更慢慢化为荒漠、废墟,成为今天没有生命气息的死域。而与楼兰的消失、死灭相呼应,傍楼兰而?#21360;?#26366;烟波浩渺的罗布淖尔湖,也成了今天一望无际的?#25991;?#30416;滩。

        在具体展开历史、考古分析前,我们首先需要关注这片土地上几个最基本的事实。

        第一,从上新世末期到更新世初,欧亚大陆再次发生强烈的地壳运动,青藏高原大幅抬升,印度洋的西南季风(其运行高度只有3500米),再无可能越过青藏高原进入新疆塔里木盆地。加上盆地东、西、北面也有高山隔阻,太平洋、大西洋湿润气流也无法进入,导致盆地内很难形成降水。因此,在地质年代的上新世末更新世初,塔里木盆地干旱气候即已形成。极少降水、冷热变化剧烈、风沙活动频繁。

        地质地理学家们在罗布淖尔荒原台特马湖以南、罗布淖尔湖盆中心曾分别钻井,通过孢粉分析,?#36152;?#30340;结论是,去今两万年以来(即晚更新世至全新世),古代植物与现代植物种类、群落基本一致,不见喜温的蕨类植物孢子,而以耐旱、耐盐的麻黄、藜、篙含量为多,最高可达孢粉的98.2%。这说明,这一时期的罗布淖尔地区已经是明显的干旱气候环境。

        第二,罗布淖尔地区地?#39057;?#20985;,是塔里木盆地内众多河流的汇聚中心,古代曾是水之泽国,罗布淖尔湖最大面积曾达两万平方公里。清朝末年,?#28304;?000多平方公里。塔里木?#21360;?#23380;雀?#21360;?#36710;尔臣河等是其主要补给源,历史上入湖水量曾经盛大,随历史进展而入湖水量日愈减少,终至断流。

        以罗布淖尔荒原最大水补给源塔里木河为例。关于塔里木河水量,历史上没有精确测量、统计资料。徐松《西域水?#20848;恰罰?#25104;书于1823年)描写?#20843;?#37324;木河,河水汪洋东逝,两岸旷邈弥望?#20445;?#21487;以想象水势盛大之情形。

        20?#20848;?0年代,据塔里木河主要支流和田?#21360;?#21494;尔羌?#21360;?#20811;孜尔?#21360;?#38463;克苏河汇流处的阿拉尔水文站统计,塔里木河年流量为56.2亿方,因为上游用水量增加了17.1%,至1994年,下泄流量只有39.4亿方。上、中游用水量,至20?#20848;?0年代,已超过塔里木河总水量的90%。塔里木河下游,已出现了用水危机,阿拉干、罗布庄出现了干涸无水情况。

        这类情形,成书于1910年《新疆图志》,?#22270;?#36733;过类似感受:?#20843;?#37324;木河下游罗布庄各屯,当播?#36136;保?#19978;游库车以西,城邑遏流入渠,河水浅涸,难于灌溉。至秋始泄水入河,又苦泛滥。”河的下游,播?#20013;?#27700;季节,不能保证灌溉,秋收不再用水之季,水则大流?#38142;?#27867;滥。

        楼兰古城所在,主要补给源是孔雀?#21360;?#23380;雀河,1921年塔里木河冲决轮台大坝,经拉因河入孔雀河,水势一度盛大。1952年,在拉因河?#29616;?#22365;,河水重归塔里木故道,入台特马湖。孔雀河出铁门关后,主要灌溉?#19997;?#23572;勒、尉犁绿洲,上?#20848;?0年代后,库尔勒、尉犁农业不断扩大,孔雀河下泄水量趋少。

        分析楼兰兴废、罗布淖尔变迁,之所以引述了两大段相关气候、水文研究资?#24076;?#23601;在于思索,在这一地区的人类活动,既深受环境制约,又可影响环境,彼此不能分割。分析这片大地之上,历史长河中的古代绿洲、城镇的兴废、发展,我们必须重视这一基本原则。

        从气候角度观察,自两万年前至今,这片大地就是一个十分严酷的自然地理环境。从干旱地区农业经营特点分析,人类所在绿洲,其兴衰、变化,与水关系至密。而水的变化,不只在于冰川雪水减少,也在于全流域?#20852;?#30340;再分配、使用,这都与人类活动密切相关。人类有组织的生产,导致水在不?#29616;匭路?#37197;中。水从此处分配到彼处,可能就会带来一片旧绿洲的毁灭,以及一片新绿洲的兴盛。

        在古代,这片地区人类居民?#19997;?#31232;少之时,罗布淖尔荒漠、孔雀河水?#30340;冢?#26366;也是人类理想的生存空间。自一万年前的新石器时代至四千年前的青铜时代,乃至西汉,可以说?#38469;?#36825;一种宜居生存格局?#26097;?#22320;水足、草?#24119;?#26519;木茂盛,可渔可牧,当地居民可以充分发?#21476;?#19994;生产。考察该地区的青铜时代古墓?#30340;?#22320;,一个聚落的?#19997;?#25165;只有43人;作为孔雀河中下游最重要的一处墓地——小河,前后?#20013;?#25968;百年之久,而其当地的全部墓葬,加起来也只有300多座(共发掘167座,加上被破坏者150多座),考虑到一人一墓,从墓地角度来透视当地数百年间的聚落?#19997;冢?#20063;是不多的。这?#26234;?#20917;一直到西汉时代,据《汉书·西域传》粗略统计,当时西域各绿洲王国?#19997;冢?#24635;共也不过20多万人。如此广阔的空间、充沛的水源、稀少的?#19997;冢?#29983;存状况自然是可以无忧无虑的。两汉时期,汉王朝政府可?#28304;?#23481;在这片地区驻军、在地旷人稀处屯田,保障过往使节、商旅来去,也充分证明,当时的这片绿洲,还可以接纳更多的人类活动。

        楼兰废弃原因的猜想

        由于楼兰城内出土大量汉文简牍,均止于公元4?#20848;?0年代。一般?#32426;?#24847;作为西域政治中心——楼兰绿洲?#21069;?#30340;陨落,就应该发生在这一时段之中。

        关于楼兰城废弃的原因,有多?#27490;?#28857;。不同学科的研究者们,各有自己的视角。但任何一个重大的社会变化现象,都不会?#27465;?#21035;因素作用的结果,而必须从多个角度综合剖析,方可望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

        前苏联地质学家西尼村在20?#20848;?0年代考察过罗布淖尔地区后,发表了《亚洲中?#31185;?#20505;变迁的大地构造因素》,提出罗布泊地区“吹蚀作用的加强,沙漠面积的扩大,河水水量的减少,植物的衰亡及人类与动物生存条件的恶化?#20445;?#26159;所有变异的根本点。美国学者亨廷顿(Huntington)和特林克列尔(E.Trinkler)持有相同的观点。在分析楼兰绿洲废弃时,他们的表述更加直接、具体,这就是说:“关于楼兰城及其周围遗址废弃原因……河道变迁可能是最直接和最重要的?#20445;?#27004;兰故城的废弃时间,基本上就是孔雀河下游改道断流时间”。

        其实,从前述钻井孢粉分析、罗布淖尔地区已获文物、考古资料、先秦时期以来的相关记录,都可以看出自去今两万年以来,这片地区就一直是一个干旱的环境。这一过程中,或有短时期的降水变化,风沙活动异常,局部地区生态的改变,但?#38469;?#19968;个大的干旱环境下,有限地区、有限时段的变化,并不存在?#20013;?#19981;断变干的情形。干旱环境,是地质年代就已存在的现实。青铜时代的罗布淖尔人,面对的就是一个特别干燥的环境,这一时段的古尸屡次?#29615;?#29616;,就是生动说明。?#19997;?#22686;加,农业发展,绿洲扩大,大概恒定的冰川融雪水,在?#19997;?#31232;少时,可?#26376;?#36275;人类及其生存环境的需要,而在?#19997;?#22823;增后,自然流淌的水系,就在不断地蓄水、引水、灌水工程中,变得不再能自然流淌;局部,尤其是河流下游缺水、无水,就会成为不可避免的结局。这时,曾有的绿洲就可能变成荒漠。

        在具体分析楼兰古城兴废时,除了要关注上述基本的、虽处在变化中但?#35789;?#26089;就存在的干旱环境因素外,绝不可?#38498;?#30053;楼兰古城命运变化时它曾经面对的社会政治形势。

        公元4?#20848;统酰?#26187;朝?#25345;?#36235;于崩毁。中原大乱,士民西走,日月相继。?#25345;?#27827;西走廊有年的张氏?#26131;?#20891;政势力膨胀。公元314年,晋封张实为“都督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领护羌校尉、西平公?#20445;?#35199;域诸国悉在其?#25345;?#20043;下。公元323年,更受封为“凉王”“西域大都护”。公元324年,前凉王张骏击败赵贞。公元327年,前凉在吐?#25764;?#22320;区设置高昌郡。公元335年,张骏派军击降焉耆,焉?#21462;?#36710;师前部、于阗、鄯善都入贡于前凉。河西、西域悉入前凉版图。公元4?#20848;?0年代,当地的形势如是剧烈变化,直接影响之一,是自河西走廊进入西域的交通线路发生了相当大的改变。

        前凉张氏集团攻高昌、降焉?#21462;?#25511;制鄯善、于阗,目的同样是控制丝绸之路新疆?#21361;?#20197;获取丝路贸易利益。当楼兰、吐?#25764;?#28937;耆均已入其直接控制之下时,立即会面对一个具体问题,这就是?#27827;?#27827;西走廊进入塔里木盆地,是一?#20113;?#26087;从敦煌入楼兰,沿孔雀河西走焉耆;还是由河西走廊入高昌、车师,进入焉耆?前一条路,是汉代以来的传统老路,但沿途戈壁、沙漠、雅丹,缺水少草,交通补给不易;后者则路途比较平坦,绿洲聚落相继,路况、供应较之楼兰道,要平顺得多。

        为拓展丝路贸易计,前凉的抉择是变易交通路线,开拓自高昌入焉耆的新途。因此,在平定赵贞后,立即在吐?#25764;?#32511;洲内设高昌郡,军政重心移置高昌后,原踞楼兰的西域长史府自然撤守。河西走廊过楼兰入塔里木盆地的路线,转移成经过高昌西?#23567;?#27004;兰在丝路上曾经的重要政治、经济地位,自此不复存在。从这个角度来说,楼兰之兴、衰,其核心因素是在其丝绸之路冲要地位的起与落。楼兰名城,成、兴在交通,衰、废也在交通。

        由于西域长史府不居楼兰,与丝路交通密切关联的屯田、农业生产中心向他处转移,结果就是当地有组织的、严密而强大有力的灌溉系统罢废,馆驿、传置等与丝路相关接待、通信联络设置也被?#24223;?#36825;些会使楼兰绿洲很快从繁荣、兴盛转化为衰颓、冷落。这种衰颓,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经济生活现实。而随着楼兰在这一时期的逐渐沉落,高昌的中心地位冉冉升起。后来的高昌王国、隋唐时期盛极一时的西州文明,?#38469;?#19982;此有密切关联的。

        目前的考古及文?#23383;?#25454;,也能够显示,古代楼兰绿洲的衰落,?#23548;?#20063;是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

        在东晋十六国、南北朝?#38498;螅?#19968;些考古资料表明,经过孔雀河绿洲的交通路线,偶尔还有商旅在走动。1980年,新疆考古所考古队在罗布淖尔湖东北一处山梁上,发现唐代钱币“开元通宝”970多枚,距离出土古钱不远处的山坡上,还有一条古道痕迹。这是一条?#19968;?#33394;的土路,在当地深色砾石地?#24067;?#23769;之下,相当明显。近千枚古钱被遗弃在路边,直到20?#20848;?#34987;考古人员发现,这一事实本身,既表明到了唐代,这条道路上还有商旅活动,还可以通行?#29004;?#26102;也表明,在这条路上来去的?#26032;茫?#30830;?#36136;?#21313;分稀少,这才让古钱留存到今天。

        到了唐代,这条路线还可以通行,还有历史文献的证据。历史文献记载,公元7?#20848;?#20013;踞于吐?#25764;?#30406;地的高昌王国,在西突厥支持下,一度遏阻丝路交通,重税盘剥。焉耆王国就此曾建议李世民,重开经过楼兰绿洲的“碛路?#20445;部?#39640;昌。此举必然会伤害高昌、西突厥的经济、政治利益,结果引发?#26031;?#20803;639年高昌与西突厥处月、处密部联兵攻击焉耆,陷焉耆五城、大掠居民的?#24405;?#36825;一?#24405;?#34920;明,一旦有需要,经过楼兰西行入焉耆的“碛路?#20445;?#37325;新启动还是存在可能的。这同时也说明,至少到了唐代,孔雀河下游并没有断流,如果?#35759;?#27969;,必然无水无草,也就不存在交通的可能性。

        在极?#38592;?#26097;地区,不论自然绿洲,还是人工绿洲,其生命是脆弱的。改变其生存状态,导致其兴衰,最有力的因素可能是人,是人类社会有组织的力量。楼兰古城,孔雀河尾闾三角洲的兴盛、衰废,十分生动地证明了这一点。认清这一过程,不仅可以帮助分析古代文明、古代城镇的历史发展轨迹,尤其可以吸收到历史的教训:人类文明的兴衰,关键的因素,?#23548;?#36824;是在于人类自身,在于人类如何?#28304;?#33258;然、?#28304;?#31038;会。这才是最根本、最要紧的。

        其他几个相关问题

        一百多年来的楼兰考古,提出了许多需要关注的问题。在此仅试举几例。

        其一,与楼兰?#25163;?#25152;在密切关联,有一个扜泥、伊循问题。扜泥是鄯善王国的都城,从文献记载来看,《汉书·鄯善传》中明确提道:“当汉道冲,而通且末七百二十里?#20445;?#36825;一地理位置,只能与若羌绿洲相当。黄文弼先生20?#20848;?0年代,在今若羌县城南6至7公里处,曾获见“且尔乞都克”古城,周720米,黄氏判其为扜泥?#25163;?#25152;在。但今天已难觅其踪。

        同在《汉书·鄯善传》中,提到鄯善“国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20445;?#27721;王朝曾应?#23601;?#32774;之请,在伊循屯田。鄯善国都在若羌河绿洲,则国内可称“地肥美”的所在,只能是米兰河绿洲。它濒?#21360;?#22303;肥(土层厚15米)。在米兰遗址区,20?#20848;?0年代后,不仅发现了设计合理的灌溉渠系,还在傍近发现了一区汉代遗址,近十万平方米的?#27573;В?#20986;土汉式绳纹灰陶片、西汉五铢钱、三棱形铁镞等,与伊循屯地,可?#38498;?#24212;。

        伊循屯地确定、扜泥?#25163;?#21487;依,?#31471;?#32463;注》等后期史籍中关于伊循、扜泥比较混乱的?#28118;?#35760;录,当可厘清。

        楼兰、扜泥、伊循城作为鄯善王国境内三个城镇坐标点,如果明确位置,有关史籍?#28118;?#21487;以条理顺畅。当年斯坦因发现并标示为LE、LK两座古城,规模不大,LK与邻近的LL、LM等遗址,地处楼兰与伊循、扜泥之间;LE居楼兰古城东北,是楼兰保卫东北方向安全的一处军事性质城堡,城内除偏北位置有一座台基建筑外,不见其他居址。这两座古城,与楼兰成掎角之势,利于防卫。从地理位置观察,与?#33322;?#35199;域长史府属下的军事屯田机构存在关联。时代也在东汉?#38498;蟆?/p>

        第二,关于罗布淖尔湖游移问题。自斯文·赫定提出罗布淖尔湖以1500年为周期南北方向游移后,产生了巨大影响。这虽不是考古学的研究?#27573;В?#20294;又与楼兰考古、楼兰古代文明的研究存在一定关联。在20?#20848;?0年代以来,罗布淖尔地区的综合考察中,对罗布淖尔湖是否转移问题,已取得重要进展,所以在此也稍予涉及。

        根据已获湖区勘?#35762;?#37327;资料、测定湖底沉积物年代?#29256;?#31881;分析资?#24076;?#21487;清楚地?#36152;?#32467;论:罗布淖尔湖水没有发生过游移,也不可能发生游移。

        从罗布泊湖?#28118;?#25506;取得的沉积物?#29256;?#31881;,证明自两万年以来,罗布淖尔湖沉积作用一直?#20013;?#26410;停,始终是?#20852;?#29615;境。地形测量,湖盆所在是塔里木盆地的最低点,海拔只有780米。因此,是盆地自然的汇水中心,其海拔高度较喀拉库顺低10米多,湖水不可能倒流进入南边的喀拉库顺湖;由于入湖泥沙含量少,湖水干?#38498;?#24418;成坚硬的盐壳,用金属工具砍挖都极困难,大风?#24067;?#38590;吹蚀,湖底地形,很难发生吹蚀变化,因而难以出现斯文·赫定逻辑推论下的水体游移情况。

        罗布?#27492;?#20307;大小变化,主要受补给源影响。当塔里木河汇入孔雀河,流泻入罗布?#35789;保?#27839;途湖沼很少,水量损耗也少,罗布?#27492;?#20307;会比较大,位置也偏北;当塔里木河向南流入台特马湖、喀拉库顺湖时,罗布?#27492;?#20307;会相对缩小。罗布泊,从历史上观察,只有形状大小之变化,而无游移它走的可能。

        总的来看,罗布淖尔地区、塔里木盆地?#26174;?#27801;漠之中,埋藏着太多的历史遗存,从中国全局看西域,站在亚欧内陆看中国、看西域,加强这一地区科学、严谨、细致的考古工作,?#38469;?#21313;分必要的。过去,考古工作者曾长期局限相关工作展开的物质条件,目前已经大为改观,有计划开展这方面的工作,已经成为可能。以罗布淖尔地区为例,如果先组织室内?#20449;校?#21033;用遥感地图,分析水系?#28784;?#24490;水系,细致部署对文物考古遗存展开认真踏勘。不求速度,但求严谨。在将遗存情况摸清后,有计划地选择个别、少数点,进行科学发掘。在对发掘资料进行多学科的分析、认识后,进行验证,展开新一步的野外工作。如是,假以时日、持之岁月,当可揭开楼兰大地考古文化的新一页。楼兰大地,考古如此,若羌、且末、安迪尔、雅通古斯……一?#35762;劍?#22343;可?#26469;甕平?#23436;成。相信这对西域早期文明史、中国史、欧亚内陆史研究,将作出我国学界应有的贡献。

        《光明日报》( 2019年03月23日 10版)

      作者简介

      姓名:王炳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27973;疲?input name=nickname size=14 style="border:1px solid #ddddde; color:#d1d1d1" value="社科网网友" onClick="this.value=''" />  (您填写的?#27973;平?#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36335;?#34920;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21448;?#31038;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