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地区版块 >> ?#26412;?/a>
      关键词:安徽会馆;晚清政局;会馆文化

      内容摘要:位于今天后孙公园胡同的安徽会馆,最初仅为李鸿章为首的淮系仕宦“联洽乡谊”之用,晚清以来这里一度成为维新志士的活动中心,见证了近代中国政治风云复杂跌宕的变迁历程。从孙公园到安徽会馆安徽会馆的前身是明末清初著名的私家宅邸——孙公园,这里原为著名史学家孙承泽故?#21360;?#22240;会馆与前孙公园皆被德军占为司令部, 1919年安徽会馆取消,最后一届负责人同灏之将其余馆舍租给附近?#29992;瘛?#21518;廊前立有李鸿章撰写的《新建安徽会馆碑记》一方,墙后立有石碑四方,镌刻有会馆捐资名姓。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是名士孙承泽的孙公园,还是联洽乡谊的安徽会馆,?#21482;?#26159;维新名士的议政会所,连接的?#38469;?#20256;统士人的家国情怀。

      关键词:安徽会馆;晚清政局;会馆文化

      作者简介:

        宣南地区位于今宣武门南部及广安门内外一带。自西周燕?#38469;?#20195;始,这里就是古?#24576;恰?#21776;幽州、辽南京和金中都的城址中心。明清以来,大量文人雅士在此寓居交游,贤才蔚起、名流汇集,形成了名贯一时的“宣南士乡”文化,其中包括了独具特色的会馆文化。

        明清时期宣南地区是会馆最集中的区域。位于今天后孙公园胡同的安徽会馆,最初仅为李鸿章为首的淮系仕宦“联洽乡谊”之用,晚清以来这里一度成为维新志士的活动中心,见证了近代中国政治风云复杂跌宕的变迁历程。

        从孙公园到安徽会馆

        安徽会馆的前身是明末清初著名的私家宅邸——孙公园,这里原为著名史学家孙承泽故?#21360;?/p>

        孙承泽(1593—1676),字耳伯,号北海,晚年又号退谷逸叟,顺天府大兴人。孙承泽为明朝崇祯四年(1630)进士,先任河南陈留、祥符等县知县,后升至刑科给事中,历任户、工左右给事中、刑科都给事中等职。明清易代,孙承泽亦曾试图“以死报君恩?#20445;?#25454;其在《天府广记》自述:“余入玉凫堂书架后自缢……呼众解?#21462;?#28508;服片脑两许,呕吐不死……复乘间同长子道朴投入井中……众仆奔?#21462;!?#25968;次求死而不能,加?#31995;?#26102;的大顺军?#20113;?#23649;次“温言慰藉?#20445;?#23385;承泽遂降附李自成的大顺政权。清军入关之后攻入?#26412;?#36825;些明朝遗臣再次面临出路问题。当时多尔衮进京之后“大张榜示”广招前朝官绅,并表示会“荡涤前秽?#20445;?#23385;承泽再次降清,成为“贰臣”。清初孙承泽官运颇为亨通,?#25345;?#20061;年(1652)官至吏部左侍郎,并兼都察院右?#21152;?#20351;。随后因大学士陈名夏失势被牵连,孙承泽引罪归田。几度官场沉浮,孙承泽深深体味到仕途命运的无常。自此甘心退隐,闭门潜心著述,自称退谷逸叟。从?#25345;问?#24180;(1653)致休一直到康熙十五年(1676)去世,二十余年中孙承泽著作颇丰,仅?#31471;?#24211;全书?#20998;?#24405;的便有二十余种。其中享誉后世的著作如《春明梦余录》和《天府广记》,是研究明代?#26412;?#30340;重要史料。

        孙承泽致休之后营筑退谷,位于琉璃厂南,臧家桥西,称孙公园。孙公园分前后两院,南面为主宅,北侧是别业。孙公园前后计有大小院子四十余个,房屋二百八十余间。其中尤?#38498;?#23385;公园景?#36335;?#20961;,园中林木葱郁,幽亭曲榭,宏敞恬静,目不暇接。孙公园在当时颇负盛名,?#35835;?#29827;厂小志》载:“退谷园居,在前门琉璃厂之南,有研山堂、万卷楼。”

        孙承泽交游甚广,清代在京活跃的很多名士都曾在孙公园寓居,留下了众多文?#33251;?#35805;。据查慎?#23567;?#25964;业堂集》记载:“宫友鹿寓孙公园,与唐实君、杨耑木同巷,赠句云:‘墙头过酒传乡语,花底移床梦故山。’”宫友鹿(1656—1718),康熙进士,曾授翰林院编修及武英殿纂修官,时为著名的诗人群体“江左十五?#21360;?#20043;一。另有久负盛名的翁方纲在孙公园赁居之青棠书屋。翁方纲(1733—1818),顺天府大兴县人,乾隆曾任经筵讲官。翁?#26247;?#20110;考据、金石和书法之学,是清代肌理学诗论的倡始人,与刘墉、梁同书、王文治并称为乾?#25991;?#38388;“四大书家”。收录在著作《复初斋诗文集》中的《青棠书屋稿》一文,记述?#23435;?#26041;纲在此寓居的情形:“壬辰春还都,赁孙公园屋以居,中有合欢一株,因以名是卷。”翁方纲在京居所虽多有搬迁,?#28142;?#20070;稿之名来看,其对孙公园的印象极佳。此外,乾隆进士、清代藏书家?#37117;?#38639;,嘉庆年间亦曾居于孙公园。

        安徽会馆?#31169;?#22987;末

        同治七年(1868)二月,在原孙公园别业基础上,一所规模壮大、建制宏敞的会馆开始建设。整个工程共历时三年,于同治十年(1871)八月正式完工,费资28000余两,这便是?#28068;小?#20140;师第一会馆”美誉的安徽会馆。而这所会馆的倡建人,就是历任北洋大臣、直隶总督等重职,晚清“四大名臣”之一的安徽肥东县人李鸿章。

        同治七年(1868),时任湖广总督的李鸿章仕?#20855;?#21319;,授太子太保衔,任协办大学士,由是入京述职。在与同乡酬酢往来之时,谈及京中各地会馆难?#26376;?#25968;,如直隶、关中、湖广、江右、全浙等,“而吾皖顾阙然,?#20174;?#20852;作”。由此,李鸿章首捐银千两为倡,提议修建安徽会馆,以为同乡人?#21462;?#20197;为宦游、??#37048;?#26646;止之地,所以联洽乡谊也”。会馆经费来源,除李鸿章兄弟捐银之外,其麾下的淮军将领出资万金,另有皖省仕宦等人皆“踊跃趋事?#20445;?#26368;后延请内阁侍读学士江人镜董其成,负责采购物料并兴土开工。会馆地址选在正阳、宣武之间的后孙公园,?#30784;?#36864;谷别业旧址”。这里地势衍旷,水木明瑟,十分适宜。建成之后的安徽会馆规制一新,?#20219;?#22766;丽。会馆建成之后,因有李鸿章等人的支持,会馆管理及运营迅速进入正轨。关于经费筹集与使用,制定?#23567;?#20844;议条规?#36144;?#20809;绪十二年(1886)九月,因馆务活动频?#20445;?#32463;费支出较大,又再次公议《酌定京内外文武各官喜资银数》条规。

        光绪十五年(1889)因邻院失火延及会馆馆舍,以致安徽会馆被焚烧殆尽。李鸿章闻及赶往,发现昔日会馆一片?#22681;澹?#24779;惜不?#36873;?#20026;重振会馆风光,在孙家?#23621;?#30358;省京官相助之下,又征材于京外各官及淮军将领等,着力重修安徽会馆。当时仅用了三个月就收到各方助银两万五千余两,并于八月动工,?#25991;?#20845;月顺利完工。不过仅十年之后,即光绪二十六年(1900),因李鸿章去世,加之八国联军的破坏,安徽会馆逐渐陷入困?#22330;!?#23433;徽会馆志》载:“盛极必衰,天之常理。庚辛之际,视咸同中兴而不如;国变后,科举既罢,学校已不如前,馆舍已同虚设?#24509;?#24220;南迁,景物萧条,尤非昔?#21462;?#36804;于芦沟事变,更难言?#21360;!?/p>

        民国?#38498;?#20250;馆馆务缺乏管理,房舍渐?#24509;加謾?#21448;因经费不足,除留部分办公及小学用?#23458;猓?#20250;馆其余房舍租于外人。因往来人?#34987;?#26434;,馆舍日渐损毁荒芜,昔日宏敞盛景荡然无存,即如民国年间曾两任会长之旌德人江朝宗所述“只有仰天长太息而?#36873;薄?#22240;会馆与前孙公园皆被德军占为司令部,1919年安徽会馆取消,最后一届负责人同灏之将其余馆舍租给附近?#29992;瘛?/p>

        安徽会馆整体建筑坐北朝南,房舍分中、东、西三路庭院,占地总面积9000余平方米。中路正院大门悬挂有李鸿章亲笔题写的“安徽会馆?#24517;叶睢?#20013;路的主体建筑有文聚堂、神楼?#21462;?#20854;中神楼上为文昌帝君及关圣帝君像,楼下正厅悬?#26131;?#26446;鸿章题写的?#20843;?#25991;在?#21462;必叶睢?#25103;楼为中路规模最大的建筑,是用来聚会议事以及节日期间酬神演?#20998;?#25152;,?#24535;?#22478;“四大古戏楼”之一。据称安徽会馆戏楼曾为徽班进京下榻之处,此后程长庚、谭?#38395;?#31561;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均在此演出过。东路为乡贤祠。第一进有奎光阁,供魁星神像,前?#21009;?#38388;吟屋。后廊前立有李鸿章撰写的《新建安徽会馆碑记》一方,墙后立有石碑四方,镌刻有会馆捐资名姓。第二进为思敬堂,面阔五间,左右厢房各有三间。第三进为龙光燕誉堂,用以接待“朝觐税驾者”。此外东路夹道还设有供习射的箭亭。西路为留赁之用,主要用以寓客的接待和居住。从大门内对厅共三进,皆五间,每进院内左右各三间,共有房舍三十九间。会馆北部原有一座花园,大约数亩规模。园内叠石为山,捎沟为池,花竹扶疏,?#38382;餮右瘢?#21448;有亭馆廊榭,曲水流觞,园中景致风雅至极。

        安徽会馆与晚清政局

        晚清甲午战败,国家危在旦夕。以康有为等?#23435;?#39318;的一批维新志士?#21360;?#20844;车上书?#31508;?#38459;之后意识到“士大夫不通外国政事风俗,而京师无人敢创报以开知识”“变法本原,非自京师始,非自王公大臣始不可?#20445;?#36716;?#28304;?#21150;报纸,组织学会,拟向更多民众宣传新知。

        “以报先通其耳目,而后可举会”。光绪二十一年(1895)六月二十七日,由康有为发起,梁启超、麦孟华撰稿,《万国公报》在安徽会馆创刊,其宗旨为“日以翻译西书,传播要闻为事”。《公报》创刊之初借用京报处?#20889;幟景?#38613;印,日刊千份,由送京报人随《宫门抄》分送诸官宅。内容主要选登阁抄,译录新闻,?#24179;?#35199;方政治、社会、文化、科学知识,一时间影响极大。不少官员“识议一变”“渐知新法之益”。当年七月,康有为联络户部郎中兼军机章京陈炽、翰林院侍读学士文廷式等人,共同成立强学会筹备会,并“即席立约,各出义捐,一举而得数千金?#20445;?#24378;学会正式成立。?#28304;耍?#26753;启超曾叙其原委说:“?#22868;?#21320;丧师?#38498;螅?#22269;人敌忾心颇盛,而全瞢于世界大势。乙未夏秋间,诸先?#26448;?#21457;起?#24509;?#31038;名强学会者……遂在后孙公园设立会所。”康?#33322;?#19975;国公报》改为《中外纪闻》,成为强学会的机关报。强学会又邀请当时众多维新派的仁人志士到?#26412;?#23433;徽会馆内集会演讲,每十日一集,这里也一度成为维新人士的活动中心。

        强学会的活动引起了清廷保守派的强烈不满。光绪二十二年(1896)御史杨崇伊上疏弹?#29436;?#23398;会结党营私,力请严查封禁强学会,导致学会图书仪器皆被查抄。然而强学会之影响却并未?#26247;?#27491;如梁启超所言:“强学会虽封禁,然自此以往,风气渐开,已有不可抑压之势。”此后两三年内,各地学会、学堂、报馆犹如雨后春笋之势相继设立,为戊戌变法奠定了基础。

        值得一提的是,不久御史胡孚辰上疏建议将强学书局改为官办,委派吏部尚书孙家鼐作为经理大臣。此后孙家?#23621;殖省?#23448;书局奏定章程疏》,提出“拟设学堂一所?#20445;视?#20140;师大学堂之前身即为强学会一说。

        “京邑四方之极,英俊鳞萃,绂冕所兴”。?#26412;?#20316;为封建时期的都城,仕宦汇集,名流涌至。他们在落寞时可以潜心向学,闭门著述;在国家民族的危急时刻可心忧天下,弃笔从戎。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是名士孙承泽的孙公园,还是联洽乡谊的安徽会馆,?#21482;?#26159;维新名士的议政会所,连接的?#38469;?#20256;统士人的家国情怀。

        斯文在兹,文脉?#26469;妗?#20316;为风云激荡中的历史载体和珍贵遗存,内涵丰富的会馆文化既是京城历史文化的必要构成,更是京师文化的重要载体。?#26434;詒本?#21508;地方会馆的保护和利用,不仅是?#26412;?#22320;区多元文化发展的重要体现,更应成为?#26412;?#21382;史文化名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作者单位:?#26412;?#24066;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作者简介

      姓名:高福美 工作单位:?#26412;?#24066;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天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27053;?#20840;?#31185;?#35770;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