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各地 >> ?#23435;?#19996;北 >> 区域特色
      揭秘考古对辽国大丞相家族墓研究发现
      2019年02月13日 09:21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傅淞巍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辽宁省考古研究院对辽国大丞相家族墓研究发现——先后有六名契丹?#36866;页?#21592;过继给韩德让

        记者 傅淞巍

        核心提示

        从2015年4月开始,辽宁省考古人员在医巫闾山东麓找到了辽国大丞相韩德让家族墓地,4座墓葬中,有一座墓葬的主人已确定为辽国?#36866;页?#21592;,且是过继给韩德让的子嗣。而韩德让的墓中则发现了墓志铭、大量壁画及地面彩绘,从而印证了韩德让无?#21360;?#31469;力辅佐萧太后及辽圣宗、多次带兵伐宋等史实。

        韩德让伐宋

        在宋代评话、金代院本以及元明戏曲小说中均?#23567;?#26472;家将》?#22675;适攏适?#20013;有位叫韩昌的辽国?#23435;錚?#20182;原本是汉族,因文武超群成为辽国的文武双状元,后来成为辽国的大驸马,与三代杨家将为敌,是杨家将最为强劲的对手。

        记者查阅史料,发现辽圣宗统和十九年(1001年)三月,韩德让被辽国皇帝赐名为“德昌?#20445;?#27665;间有人将韩德让视为韩昌的原型。但《杨家将》中的韩昌为虚构?#23435;錚?#19982;韩德让的生平出入较大,将韩德让视为韩昌原型的说法,学术界并不认可。不过,韩德让作为辽国重要?#23435;錚?#22810;次参与对宋作战,在历史?#20808;?#26377;其事。

        据《辽史》记载,辽景宗乾亨元年(979年),宋军?#21987;?#25481;后汉政权之威,欲夺取幽云十六州之地,围困辽国南京城(今?#26412;?#23435;军攻城的同?#34987;故?#20986;了招降的手段,城中“人怀二心”。韩德让一边安抚人心,一边“登城日?#25925;?#24481;,援军至,围解”。此后,宋辽两军在城南展开高粱河之役,宋军失利败退,韩德让率辽军追杀,“所杀甚众,获兵?#21462;?#22120;甲、符印、粮馈、货币不可胜计。”辽景宗因韩德让“能安人心,?#27425;?#22478;池?#20445;云?#36176;诏褒奖。

        辽圣宗统和元年(983年),韩德让?#36866;?#20240;宋,宋军趁夜色来袭,韩德让率部严阵?#28304;?#25171;败宋军。此后韩德让多次随辽圣宗耶律隆绪、皇太后萧绰出征,战果累累。统和四年(986年),宋朝派遣战将曹彬、米信?#36866;?#19975;兵马?#22336;?#36797;国,韩德让跟从皇太后萧绰出师击败宋军,韩德让因战功受赏,加授?#31350;?#22836;衔,封楚国公。

        韩德让参与了“澶渊之盟”这一重大历史?#24405;?#36797;史?#33539;云?#30340;表现记述甚简:统?#25237;?#21313;二年(1004年),韩德让“从太后南征,及河,许宋成而还”。但宋代文学家苏辙在?#35835;?#24029;别志》中描述了澶渊议和的情景,宋朝使者曹利用“见虏母(萧绰太后)于军中与藩将韩德让偶在驼车上”“共议和事”。在宋辽订立“澶渊之盟”当月,韩德让即被赐姓“耶律?#20445;?#23553;晋王,当是奖励其在“澶渊议和”中所作?#22675;?#29486;。

        考古学家、中国辽金史学会原会长冯永谦说,按照《辽史》的记载,辽圣宗当时年龄尚小,辽国大事主要由萧绰太后与身为辽国大丞相的韩德让共同商议决定,常常是韩德让提出处理意见,萧绰太后表示同意,“澶渊议和”?#22675;?#31243;很可能也是如此。“许宋而还”的“许”字,值得玩味,从中能看出韩德让对达成协议的积极态度,及其表态的分量。?#25353;?#36827;‘澶渊之盟’的订立,是韩德让的一大历史贡献,议和成功给宋辽两国带来了100多年的和平,对当时的经济社会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冯永谦说。

        墓志证实韩德让无子 其后嗣成员由皇族构成

        “韩德让是辽国历史上的传奇?#23435;鎩?#29983;于941年,卒于1011年,先是在辽景宗时代为朝中重臣,又辅佐辽圣宗登上帝位,被萧太后宠信。韩德让虽是汉人出身,但他担任了辽国大丞相,同时兼?#25991;?#21271;枢密使,掌管了辽国的军政大权。确认韩德让墓地是辽宁考古界的重要课题。”辽宁考古研究院副研究员司伟伟对记者说。

        其实,寻找韩德让墓地的大致位置并不难,据《辽史》记载,韩德让去世后,辽国为他“建庙乾陵侧?#20445;?#38889;德让的墓地也应在“乾陵侧”。另据文献记载,乾陵为辽景宗耶?#19978;?#21644;睿智皇后萧绰合葬墓,修建于医巫闾山,这也为韩德让墓地框定了大致范围。

        司伟伟介绍,2014年冬,北镇市富屯?#20540;?#27946;家街西北有一座古墓葬被盗。2015年4月,当时的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联合锦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北镇市文物处组成考古队,对这座墓葬进?#26143;?#25937;性发掘。

        在被盗墓葬中,考古人员发掘出铜壶、铜灯、漆器、小帐篷构件等器物,从墓葬形制上判断其为辽代贵族墓葬,但墓志被盗,墓主人身份尚不确定。“不过,我们经过勘探,在附近又发现3座墓葬。最先发现的被盗墓被标注为M1,其他3座墓葬分别被标注为M2、M3、M4。”司伟伟说。

        随后对M2、M3的考古发掘有了可喜进展。据司伟伟介绍,尽管也有被盗现象,但M2发现了保存较完好的木棺和木?#29366;玻?#36825;是一个重要的发现,为探讨辽代契丹贵族殓葬方式的演变提供了重要实物资料。M3出土了陶瓷器、金属器、漆木器、石器、丝织品等辽代文物。

        最让人惊喜的是,在M2墓内发现墓志,为考古队带来了考证上的突破。司伟伟说,M2墓志的信息含量非常大,不仅明确了该墓主?#23435;?#36797;国皇族成员耶律弘礼,还表明耶律弘礼是作为韩德让的后嗣被埋葬于此的。由此,考古人员确定此处为韩德让家族墓。

        史载韩德让去世后无子,但按照当时礼仪,每到年节时需由后人或墓地管理人员到墓地进行祭祀。韩德让生前已被辽圣宗耶律隆绪赐名为耶律隆运,属于辽国?#36866;页?#21592;,所以,每年的祭祀并非小事。为此,辽国皇帝便将?#36866;页?#21592;过继给韩德让。据《辽史·耶律隆运传》记载,“清宁三年(1057年),以?#21644;?#36148;不(耶律宗熙)子耶?#24120;?#32822;律弘仁)为嗣。天祚立,以?#39318;?#25942;卢斡继之。”

        司伟伟说,《辽史》中对韩德让后嗣的记载太过简略,且到了清宁三年,韩德让已去世46年,此时再为其确立后嗣未免太晚,这难免让人生疑。耶律弘礼的墓志解答了这个疑惑,原来在耶律弘?#25163;?#21069;,有耶律宗业、耶律宗范、捷不也、耶律弘礼以及天祚帝的皇太子敖卢斡成为韩德让的继嗣者。这六名继嗣者均为辽国?#36866;页?#21592;。

        由此可见,韩德让去世后直至辽国灭亡,一直有辽国?#36866;页?#21592;作为韩德让后嗣。耶律弘礼墓志中?#23567;?#22823;?#28783;?#24180;(1081年)夏,诏奉大丞相韩德让祀”“葬公于医巫闾山之阳,以附丞相茔,礼也”等记述,表明耶律弘礼墓是韩德让的陪葬墓,所以,这卒墓葬群应当是韩德让家族墓葬群。考古人员推断,M1、M3的墓主人,可能也是过继给韩德让的?#36866;页?#21592;。

        韩德让墓发现地面彩绘

        2016年,考古队启动了对M4的发掘。司伟伟说,由于此墓有多次被盗挖的痕迹,属于?#29616;?#34987;盗,大家并未寄予太大的期望,但也发现了此墓的特异之处。一是凿岩为穴,不同于一般墓葬挖土成墓?#22675;?#31243;,施工极为艰巨;二是墓圹内的填土经过逐层夯打,非常坚硬,想必当时下了大功夫。

        司伟伟清楚地记得,2016年10月29日?#27465;?#38452;天,?#34987;?#26127;已至,工作人员即将收工时,意外发现一块墓志,惊喜、振奋之情瞬间席卷考古现场。

        第二天,经过细致清理,“文忠王墓志铭”的字样清晰显现,韩德让谥号“文忠?#20445;?#36797;圣宗为其建“文忠王府?#20445;?#36825;正是韩德让的墓志铭。“在屡被盗挖的辽墓中发现墓志已是足够惊喜,何况还是韩德让的墓志!这将给辽金考古留下重要资料!”在考古日记中,司伟伟兴奋地写?#39304;?/font>

        10天后,考古现场再次传来令人振奋的消息——不仅墓?#39304;?#29996;道两壁及东、西耳室墙壁发现壁画,在韩德让墓门旁的地面及前室地面上,还清理出彩色绘画。地面上的彩绘,在辽墓中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些壁画和地面彩绘,呈现出车、马、?#23435;鎩?#33457;卉、龙凤?#39057;?#31934;美图案。

        墓内壁画的保存,既怕地表水的侵蚀,更?#29575;?#26681;侵入所造成的凸起、膨胀,这两种因素在一定程度上破坏了韩德让墓壁画的完整。

        有幸的是,地表水渗入墓室后,裹挟的泥沙覆盖了墓室地面,恰好形成了保护层,使地面彩绘免遭破损。司伟伟告诉记者,发现墓内壁画和地面彩绘时已进入冬季,考古队特意搭建保护棚,?#21592;?#20813;冻融对墓内壁画和地面彩绘造成损害,如今,辽宁省博物馆文保中心已将其顺利揭取,加以修复和妥善保存。

        耶律弘礼墓为单室墓,韩德让墓则为包括前室、后室以及东、西耳室的多室墓。考古队在墓中发掘出多种瓷器和玻璃器,瓷器包括景德镇青?#29366;傘?#38485;西耀州窑青瓷、定窑?#29366;?#31561;,这些瓷器和玻璃器均非辽国出产,来源非常广泛,是当时辽国对外经贸交流活跃的见证。

        此外,韩德让墓内器物还有围棋盘、围棋?#21360;?#21452;陆(古时的一?#21046;?#31867;游戏)棋子,以及?#23637;蕖?#38518;瓮等。这些物品可能是韩德让生前用品,?#37096;?#33021;是辽代官方配置,因为按照《辽史》记载,韩德让的墓葬为“官给葬具”。

        与耶律弘礼墓内的木棺不同,韩德让墓内为石棺,但石棺被损毁?#29616;亍?#25454;司伟伟介绍,辽代在医巫闾山山麓建?#26143;?#38517;、显陵两座皇陵,并在这两座皇陵附近各修建一座?#19988;?#20316;为奉陵邑,称为乾州、显州,起到守卫?#22836;?#31040;陵寝的作用。“通过近几年对乾陵、显陵的考古发掘,发现乾陵附近的9座墓葬均有早期被盗迹象,与《契丹国志》中金人‘破乾、显等州如凝神殿、安元圣?#20613;睿?#26408;叶山之世祖殿、诸陵并皇妃子弟影堂,焚烧略尽,发掘金银珠玉’的记载相吻合。再回顾此次发掘中墓葬被盗、墓志被打碎、石棺尽毁等现象,也就不难理解其中的缘由了。”司伟伟说。

        韩德让去世,北宋皇帝惋惜

        《契丹国志·耶律隆运传》记述了下葬韩德让时的情景:“灵柩将发,圣宗自挽轜辆车哭送,群?#35745;?#35855;,百余步乃止。”

        考古学家、中国辽金史学会原会长冯永谦对记者说,葬于乾陵侧及辽圣宗哭送,能看出韩德让当时的地位和影响。

        据《辽史》记载,辽景宗临终前,确立其12岁的儿子耶律隆绪继位,耶律隆绪之母萧?#24459;?#25919;,韩德让为?#21987;?#22823;臣。当时的情势极为严峻,辽国诸王及宗?#39029;?#21592;有200余人,“拥兵握政,盈布朝廷?#20445;?#30343;太后萧绰的家族?#35789;?#21147;不济。她不禁哭泣道:“母寡子弱,族属雄强,边防未靖,?#39759;危俊?#38889;德让和另一位大臣对说:“信任臣等,何虑之有!”

        于是韩德让在请示萧绰太后之后,令辽国诸王各归府第,不得自私相会,并趁机夺其兵权。于是,人心渐定,政局始稳,萧绰太后则对韩德让“益宠任之”。

        在宋朝传下来的书籍中,曾收集了韩德让与萧绰太后关系的传闻。《宋朝事实类苑》一书中记述,萧绰在年少时曾许配给韩德让,后因她被辽景宗选入宫中而作罢;在成为皇太后时,萧绰曾向韩德让表示“愿谐旧好,则?#23383;?#24403;国,亦汝子也”。

        冯永谦说,此种说法在正史中没有相关记载,因而得不到证实。司伟伟表示,在出土的韩德让墓志铭中,并无韩德让与萧绰太后有特殊关系的记述。

        在《辽史》的记载中,韩德让稳重厚道而?#24515;?#30053;,以谨慎细心闻名。《契丹国志》称其?#30333;巫?#22857;国,知无不为,忠孝致诚,出于天性”。《辽史》对萧绰太后的评价是:“明达治道,?#27966;?#24517;从,故群臣咸竭其忠。”冯永谦认为,从正史看,萧绰太后对韩德让的宠信,大公无私的可能性更大些。

        史料记载,因为韩德让结交北宋,“为相以来,结欢宋朝,岁时修睦,无少间隙,贴服中外,靡有邪谋?#20445;?#38889;德让去世的消息由宋朝边臣上奏时,宋真宗表露出惋惜之情:“德让颇智?#20445;?#19987;任国事……臣僚中?#27425;?#26377;?#26085;摺!?#26377;大臣担心韩德让之死会使宋辽关系受?#25509;?#21709;,甚至出现倒退,表示辽国“国主懦弱,自今恐不能坚守和好?#20445;?#23435;真宗则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案:“朝廷始终待以诚信,彼之部族,亦当顺从也。”

        在辽代,不少皇族成员、契丹贵族将掠夺来的人口置于一处设立?#19988;兀?#31216;为头下州,实为这些皇族成员、契丹贵族的私城。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有多座头下州,其中就包括沈州(今沈阳),韩德让也有自己的头下州,名为宗州。根据文献记载,冯永谦认为,法库县四家子村辽金古城址应为辽代的宗州。

        该城址建在四家子村北面的山岭南坡上,墙为土筑,略呈长?#21483;危?#22478;墙后部保存较好,城内出土文物非常丰富。

      作者简介

      姓名:傅淞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