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环球学讯 >> 要闻
      爱尔兰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 我们对诗人的认知不该只停留在《当你老了》
      2019年02月20日 09:38 来源:文汇报 作者:陈熙涵 字号
      关键词:爱尔兰;诗人;爱情;叶芝;当你老了

      内容摘要:青年叶芝叶芝爱恋一生的女人茅德·冈晚年时的叶芝与亲友在一起叶芝与他的妻子乔治·海德里斯《当你老了》罗池 译云南人民出版社 出版《叶芝诗选》袁可嘉 译《凯尔特的薄暮》殷杲 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提起威廉·巴特勒·叶芝的经典诗歌《当你老了》,人们无不为其中的缱绻深情而感动。今年是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

      关键词:爱尔兰;诗人;爱情;叶芝;当你老了

      作者简介:

       

        提起威廉·巴特勒·叶芝的经典诗歌《当你老了》,人们无不为其中的缱绻深情而感动。今年是诗人叶芝逝世80周年,有多少人是?#21360;?#24403;你老了》这首诗认识了叶芝,或许还知道些关于他的悲剧爱情:一生单恋而始终求之不得。2015年,《当你老了》经民谣歌手赵照改编而开始流传,真正红极一时则是经莫文蔚和李健极具个人化特点的翻唱而推动。“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35272;觥?#20551;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25104;?#30340;皱纹……”深情款款的歌声,让叶芝几乎成了小资教父的代名词。

        然而,叶芝诗集?#29420;?#36798;与天鹅》的译者、作家裘小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却表示,我们对叶芝的认知存在较大的误读。

        谈到叶芝流传最广的情诗《当你老了》,裘小龙认为,全然把它当成一首情诗是不准确的,叶芝在文坛极高的地位,正因为他的独特性。一方面,叶芝是浪漫主义“最后的诗人?#20445;?#21516;时又?#20146;?#21021;的现代派诗人之一。他的诗作区别于传统的浪漫主义,抒情的同时,又能与抒写对象拉开距离,像戴着“面具?#34180;?#20197;《当你老了》为例,关于这首叶芝早期的诗作,很多人认为是为他爱恋一生的女人茅德·冈所写,但其中有一句“只有一个人爱你朝圣者的灵魂?#20445;?#19968;下子就把对一个女人的爱慕,拉开到对一种革命理想与激情的追求的层面。而这二者联系在一起,在叶芝的笔下又是那么的自然。这样的写法,在诗人里是不多见的,而人们对此诗的关注,正是因为它跨越了浪漫主义与现代派诗歌,竖起了一面鲜明的旗帜。

        失意引发诗意。对于诗人叶芝来说,爱情的求之不得,也许是一?#20013;以?/strong>

        1889年,从遇到她的第一次起,茅德·冈就如影随形,不断出现在叶芝的梦里,心里,诗里;即便她已去世多年,却在叶芝的诗歌中永生。叶芝的一生陆续向她求婚五次,无一例外地遭到拒绝。

        1917年,叶芝第五次,也?#20146;?#21518;一次向茅德·冈求婚,好友格雷戈里夫人鼓励他不要灰心继续努力,而他只回答了一句话,“不,我已经累了。”这时,离他在?#36824;?#33457;下对她一见钟情,已经过去了28年。

        这一年,叶芝52岁。

        “事实上,我相信这次求婚里一定有负气的成份。”裘小龙认为,“我猜想他一定用了‘这是我给你最后一?#20301;?#20250;了。你若还是拒绝,那我也认命了’之类的话。”

        有趣的是,大约五年之后,在遥远的东方,同样有一位年轻多情的诗人徐志摩,向他的挚爱?#21482;?#22240;求爱遭拒。而他在给梁启超的信里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我将于茫茫人海中访我唯一灵魂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如此而?#36873;!?/font>

        如此看来,“求不得”不仅仅是叶芝的主题,也是所有诗人的共同主题之一。英国诗人W.H.奥登曾在悼念叶芝时写到,“疯狂的爱尔兰将你刺伤成诗?#34180;?#25105;觉得更确切的说是,“疯狂的爱将叶芝刺伤成诗?#34180;?#29233;得深沉,爱得坚持,爱得痛楚和爱得无望。

        在裘小龙看来,正是这?#26234;?#20043;不得的情愫和苦楚,让叶芝的诗才井喷。

        说实话,很多人在看到茅德·冈小姐的黑白小照时,并不觉得这是位如叶芝描述般绝色的女?#21360;?#20294;很少人能忘?#27492;?#37027;坚毅的眼神,透露出一个很难被撼动的女子的生命底色。

        爱情怎么会发生在这样两个人生志趣如此大相径庭,个人气质完全迥异的人身上呢:一个是阳刚的斗士,父?#36164;?#33521;国陆军上校,而她则终生投身爱尔兰民族解放运动;一个是敏感的诗人,一生沉溺于文学与戏剧之中。

        也许是灵魂深处的?#25345;?#28608;情相通——她对革命的激情,多多少少类似于他对她的爱情——一样的如火燃烧,长年不熄。?#32507;?#35828;他真的终其一生爱上这个女人,不若说他终其一生爱上的是这种爱情,他甚至这么写,“爱的愉悦令爱远去?#34180;?/font>

        失意引发诗意。对于诗人叶芝来说,爱情的求之不得,也许是一?#20013;以恕?#21516;时,正如茅德·冈曾对叶芝所说的,世人会为她对他的拒绝而感激她。正因为在爱情的道路上,叶芝一直求不得,才一直在痛苦和失意中笔耕不辍。

        在裘小龙看来,由于在漫长的诗歌生涯里,叶芝为茅德·冈写下无数诗;另一方面在她的影响下,叶芝也投身于爱尔兰民族解放运动,参与到国家民族的精神构建中,所以叶芝的大部分诗作并不陷于儿女私情,而是表达出超越爱情的、生命和理想的广阔来。“所以,?#32507;?#25105;们仅仅把他当成一个小资教父,显然是不对的。”

        诗人艾略特曾?#20848;?#21494;芝,“他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英语诗人,而且可以说是任何时代最伟大的诗人?#34180;?#38738;年学者、评论?#19968;频?#28023;也有类似的观点。据?#39057;?#28023;透露,《当你老了》这首诗的灵感来源于十六?#20848;头?#22269;诗人龙沙的一首十四行诗,翻译家郑克鲁曾将诗译为《待你到垂暮之年》,译文如下:

        待你到垂暮之年,夜晚,烛光下,坐在炉火之旁,边绕纱边?#21335;擼?#20320;吟诵我的诗,发出感慨万千:当年我多美,龙沙赞美过我啊。那时候你不用女仆传语递话,她干活儿累得半睡半醒之间,听到我的名字仍然?#21442;人?#30496;,?#35789;?#29992;动听辞句赞颂你也罢。我将长眠地下,成为无骸幽灵,在爱神木的树阴下歇息安定;你则是一个蛰居家中的老妪,怀念我的爱情,悔恨你的倨傲。信我的话,要生活,别?#21364;?#26126;朝;就在今天把生命的玫瑰摘去。

        再来看看袁可嘉翻译的叶芝的版本:

        当你老了,头白了,睡意昏沉,炉火?#28304;?#30457;,请取下这部诗歌,慢慢读,回想你过去眼神的柔?#20572;?#22238;想它们昔日浓重的阴影;多少人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35272;觶?#20551;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爱你衰老了的?#25104;?#30171;苦的皱纹;垂下头来,在红光闪耀的炉子旁,凄然地轻轻诉?#30340;?#29233;情的消逝,在头顶的山上它缓?#20046;?#30528;步子,在一群星星中间隐藏着脸?#21360;?/font>

        ?#32507;?#23558;叶芝和龙沙的两首诗进行比较,我们可以看到,叶芝将龙沙诗中直白而繁杂,甚至有些啰嗦的部分,进行了改造,从而使其显得更加简约,更加生动,整体感更强。整首诗共分三段,前后两段像两座山峰遥相呼应,中间那段又使整首诗不乏变化。在平静的叙事中,读者逐渐能感受?#20581;?#20320;”在一步步地衰老。而最后爱神的出现,就整个气氛来说,与其说是 ?#25226;鎩保?#19981;如说是“抑?#20445;?#36825;个发生在“你”身上的衰老的悲剧在不断加强,连爱神也只好“在群星之中掩藏起面容?#34180;?#20316;者用这样一句话结束整首诗,显得既有力又含蓄。

        但是,经过流行歌曲改编的歌?#36866;?#36825;样的:

        当你老了,头发白了,睡意昏沉。当你老了,走不动了,炉火?#28304;?#30457;,回忆青春。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35272;觶?#20551;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25104;?#30340;皱纹。当你老了,眼眉?#30171;梗苹?#26127;黄不定。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的。

        改编者将原诗删去许多?#26657;?#36824;进行了改编,比如“风吹过来你的消息,这就是我心里的歌。”这里表达的信息似乎是“我”对“你”的思念,难道作者对茅德·冈的爱,对方不知道,需要借着风来传递吗??#32507;?#26159;这样,这两句话真?#21069;?#36825;首诗矮化成了一个俗套的?#36866;隆?#32780;最后增加的这两句话,“当我老了,我真希望,这首歌是唱给你的?#20445;?#21448;将“当你老了”的叙事角度进行了逆转。这样一来,前面的语气骤然失去力量。不禁要令人怀疑,诗人的所?#23567;?#24076;望”难道只是要给“你”唱一首歌而已?

        “我认为,在给这首歌打字幕时,在作者一栏上写下‘叶芝’的名字,是对诗人声誉的贬损。?#34987;频?#28023;认为,改编削弱了原诗的力度与层次,使《当你老了》沦为了一首扁平的倾吐小情小调的“小作品?#34180;?/font>

        叶芝身上的精神特质,与爱尔兰的精神特质,存在千?#23458;?#32533;的关系

        和诗歌相比,叶芝在戏剧方面的成就往往被忽略,诗人黄灿然认为,叶芝的戏剧创作成就同样很高,戏剧创作是他作为社会活动家参与公共生活的一个载体,也是其文学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叶芝是20?#20848;?#21021;爱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领袖。1894年,29岁的叶芝和格雷戈里夫人相遇;这?#29615;?#20154;成为了他的朋友和惠顾人。1899年,他们一起在都柏林成立爱尔兰文学剧院,叶芝成为该剧院的主要剧作家。剧院演出的第一批戏剧里有他的剧作《凯瑟琳·尼·霍里安》,由演?#34180;?#21494;芝心中的“女神”茅德·冈担任主角。1904年12月,这个剧院易名为艾比剧院,也被称为爱尔兰国家剧院,它成为爱尔兰主要剧作家和演员们的“旗舰?#20445;?#29233;尔兰文艺复兴运动的中心。叶芝的其他剧作?#23567;?#20271;爵夫人凯萨琳》《心爱的国家?#33459;啊?#22269;王的门槛》等。

        历史上,也许从来没有一个人,像叶芝那样,?#21069;?#29031;自己的精神气质塑造了一个国家的精神气质。这话听起来颇有些夸张,可?#20146;?#32454;读一?#20102;?#30340;作品,再去了解他的生平?#36866;拢?#20182;所喜爱的,厌憎的,经历的,思索的……就会恍然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叶芝身上的精神特质,与爱尔兰的精神特质,存在千?#23458;?#32533;的关系。

        爱尔兰?#22987;?#31185;学院院士,都柏林大学英语、戏剧和电影学?#33322;?#25480;艾伦·费雷切在形容叶芝时,用到这个词?#39608;皀aive?#20445;?#30452;译为“天真?#34180;?#25110;曰,孩子气般单纯。在他故乡的利斯蒂尔庄园,珍藏着许多叶芝的照片、信件、手稿和书籍。照片上的叶芝戴着眼?#25285;?#38754;容俊朗,眼神忧郁,非常迷人。

        但叶芝的性情却呈现出自相矛盾的气质:他既能坚守爱的?#30475;?#19982;?#39029;希?#21364;也曾贪恋肉体的欢愉;他一方面淡看生死,另一方面?#20174;址?#24120;惧怕和厌恶老去;他既醉心于宁静的乡村生活,却总处于政治和革命的中心;他对现实的思考冷峻而深刻,对生活却充满幻想……这一切与他笔下所构造的?#27465;?#29233;尔兰不谋而合。

        他曾倡?#21152;?#25991;学来团结爱尔兰。他创建?#22885;?#25958;爱尔兰文艺协会”和“都柏?#32622;?#26063;文艺协会?#20445;?#24182;把许多青年人聚拢到这些社团里。他认为要使整个民族团结起来,必须在人民中培育出一种有高度美学素质的民族文化,创造出有高度文化修养的国家形象。

        虽然叶芝曾在诗中说,“浪漫的爱尔兰已死?#20445;?#20294;他终其一生在诗篇中构建了一个无比浪漫的爱尔兰。

        1923年,叶芝成为爱尔兰第一位荣获?#24403;?#23572;文学奖的诗人。自叶芝后,已经将近一百年过去了。爱尔兰的文学家们,一直在这样用语句追随语句,用想象创造想象,继续着爱尔兰的不朽传说。

        相关链接

        艾略特谈叶芝

        ?#32507;?#21494;芝不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他就不可能产生如此大的影响。但是,我所说的这种影响来自诗人本身的形象和他热烈追求自己的艺术?#22270;家?#30340;诚意。我相信,这就是他在成为无可置疑的大师之后还能保持不落伍的奥秘之一。

        有这么一种诗作,它们本身就能使你感受到彻底的满足和欢快。这时,你几乎不会去关心谁是作者,也不会想要读一?#20102;?#30340;其它作品。而另一种作品,尽管本身不一定完美,却能使你无法抗拒地想要通过诗人的其它作品更多地了解他。

        还有一些诗人:他们能?#20204;?#28872;的个人经验,表达一?#21046;?#36941;真理;并保持其经验的独特性,使之成为一个普遍的象征。令人惊讶的是,叶芝在已是第一类诗人中的伟大者之后,又成了第二类伟大诗人的代表。

        关于叶芝的发展,我特别希望指出两点。第一,叶芝在中年和晚年所取得的成?#20572;?#26159;我称之为伟大的艺术家、永恒的榜样。第二,我们很自然就会得出这样的结论:一个?#24515;?#21147;体验生活的人在一生中的不同阶段,会发现自己身处不同的世界;事实上,只有很少的诗人?#24515;?#21147;适应岁月的变?#21360;?#22823;多数人要?#27492;浪雷?#20303;青年时期的经历,要么?#32433;?#25243;却激情只用头脑写作,浪费空洞的写作?#35760;傘?#36824;有一种甚至更?#25285;?#20182;们成了只在公众中显示其存在感的公众人物——挂着勋章和荣誉的衣帽架。他们的行为、?#26376;郟?#29978;?#20102;?#24819;、感受?#38469;前?#29031;人们期待的那样去做。

        很显然,叶芝不是这样的诗人。

        在戏剧方面,叶芝总?#20146;?#24847;写作可以演的、而不仅仅用来读的剧作。我不知道剧作家叶芝的影响面有多广,时间告诉我们也许将永远负他的债,直?#36739;?#21095;消亡之日。在他偶而写就的有关戏剧的论文中,曾指出一些我们必须牢记的原则:例如,诗人先于演员,演员先于幕景画家;剧院必须是面向人民的;戏剧如企望永恒、必须写人性最根本的东西。他的行为表明一个艺术家在完全诚实地追求艺术的同时,为他的国家和世界所做的力所能及的贡?#20303;?/font>

        赞誉某人,无需完全同意他的观点。我不隐瞒自?#28023;?#23545;叶芝思想和感情存在某些方面不能苟同的态?#21462;?#25105;只是在允许的情况下,孤立地考察作为诗人和剧作家的叶芝。从长远的观点来看,这两者不能完全孤立。有些诗人的诗多少可以孤立起来读。而另一些诗人,虽也传达经验和愉快,但显然具有更大的历史意义。叶芝属于后一类:他们为数不多,他们是他们所身处的时代的一部分,没有他们就无从理解?#27465;?#26102;代。我这?#27492;?#32473;了他极高的地位:但我相信这地位是牢固的。

        关于《当你老了》的几?#22336;?#35793;

        冰心译

        当你老了,头发花白,睡意?#33080;粒?#20518;坐在炉边,取下这本书来,慢慢读着,?#35775;?#24403;年的眼神那柔美的神采与深幽的晕影。多少人爱过你青春的片影,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是真情,

        惟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爱你哀戚的?#25104;?#23681;月的留痕。在炉栅边,你弯下了腰,

        低语着,带着浅浅的伤感,

        爱情是怎样逝去,又怎样步上群山,

        怎样在繁星之间藏住了脸。

        余光中 译

        当你年老,头白,睡意正昏昏,

        在炉火边打盹,请取下此书,慢慢阅读,且梦见你的美目

        往昔的温婉,眸影有多深;

        梦见多少人爱你优雅的韶光,爱你的美貌,不论假意或真情,可是有一人爱你朝圣的心灵,爱你?#25104;?#38738;春难驻的哀伤;于是你俯身在熊熊的炉边,

        有点惘然,低诉爱情已飞扬,而?#20041;已?#22312;群峰之上,

        把脸庞隐藏在星座之间。

        裘小龙译当你老了,头发灰白,满是睡意,在炉火边打盹,取下这一册书本,缓缓地读,?#34074;?#20320;的眼睛曾经有的那种柔情,和深深的影子;多少人会爱你?#29420;置?#22909;的时光,

        爱你的美貌,用或真或假的爱情,但有一个人爱你那朝圣者的灵魂,也爱你那衰老了的?#25104;?#30340;哀伤;

        在燃烧的火炉旁边俯下身,

        凄然地喃喃说,爱怎样离去了,

        在头上的山?#22270;?#29420;步踽踽,

        把他的?#38472;?#34255;在一群星星中。

      作者简介

      姓名:陈熙涵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陈茜)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27973;平?#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