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跨学科 >> 社会与?#23435;?/a>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西沙群岛没有我们熟悉的节奏分明的四季,仿佛一直?#38469;?#22799;季,但是仔细推敲,还是能找到季节的神秘律动。不?#25970;?#26174;著的气温律动后面,隐藏着动植物明显的季节律动。

        勇敢而骄傲的植物拓荒者们在西沙群岛的春天里恣意生长,早早地绽放出迷人的花朵;辛勤的南海耕耘者们在椰林海风间挥洒着劳动的汗水,让西沙的春天变得更美。

        沿着《南海更路经》南下,前方无边无际

        凌晨,飞机从海口?#35272;?#26426;场起飞,一路南下,向着永兴岛的方向。我隔着舷窗往下看,云团错落地堆积着,层层叠叠,模糊不清。

        不一会儿,眼前一亮,原来我们已经从云团里?#27801;觶?#19978;面是涂抹着朝霞的天空,下面是银质的大海——它仍然沉浸在深深的梦境中,只有表面反射着远方的晨光。我无意中往回看了看,意外发现云海的边?#23707;?#28023;岸线竟保持着惊人的一致,原来,空中有着另一个云雾构成的海南岛,朝阳里,它边缘如火焰,中间如冰雪,美不胜收。

        飞机不等我慢慢欣赏这空中的奇观,它迅速向前,把我们带到了一望无涯的大海上。在飞机和大海之间,也有云团,但是细碎、分散,和刚才的云海比起来,不过是一些雪白的飞沫。在这个飞行高度上,看不到任何参照物,我们以每小时800公里以上的速度飞着,?#20174;?#22909;似一动不动,前方无边无际。

        试想一下,如果我们是在一艘古老的帆船上,独自面对如此神秘、辽阔的大海,面对似乎永远无法靠近的远方,我们的心?#27465;?#26377;多么茫然。数百年前,海南岛的渔民远赴南海诸岛,并无任何现代化的定位及导航系统,他们?#35272;?#30340;是祖先们口授的“更路传”或自己手抄的《南海更路经》,在那些用无数生命蹚出来的出海线路上终年往复,他们的心中镌刻着一份自己才清楚的海图,?#24515;?#28023;诸岛甚至礁石、沙洲的位置,有每个时令的风向和海水的流向。当他们面对空旷的远方?#20445;?#20182;们能读出丰富而具体的信息,?#27492;?#26543;燥的海面下,哪里有危险的?#21040;福?#21738;里有密集的鱼群。

        我的视线里,没有帆船,只有被海风塑造的碎云和茫茫海面。和人类的目标明确的前行不同,千万年来,还有另一些盲目的旅客,在这样的海面上依循命运的?#25165;?#26053;行着。它们?#27465;?#31181;植物的果实,来自大陆或别的海岛,漂浮着到处漫游。咸咸的海水?#36136;?#30528;它们,只有一些特殊的有着保护层的果?#30340;?#24184;存。这些天涯浪子,一旦被冲上岛屿,就有可能成为岛屿上的移民。一想到马上就能和这些移民相聚几日,心里就有说不出的欢喜。

        正胡思乱想着,飞机的高度已经下降了不少,有点像贴着海面在飞了,已看得到下面的船甚至成排的海浪了。突然,一块巨大的翡翠掠过眼底,是的,细长的半透明的翡翠。我看到的这一部分像纤纤玉指,边?#30331;?#26224;,中间有着精美的脉络。这应该就是西沙群岛最北端的北礁了。渔民习惯?#20852;?#24178;豆,整体看确实像一枚豆角。早就听?#24403;?#30977;的礁盘巨大,露出水面的部分呈环?#21361;?#22806;浅内深,?#21040;该?#24067;,是渔民偏爱的丰饶之地,同时又是?#32454;?#35199;沙的危险水域,但没想到美得如此惊心动魄。

        飞过北礁,永兴岛已遥遥可见,在汪洋大海,一片耀眼的绿洲越来越近。

        春天:寻找物种深沉的季节律动

        时间是1月中旬,我国绝大部分地区都处在冬季中,永兴岛却阳光?#27704;茫?#19968;派春光。换上夏装后,我快步从宿舍走出来,走进有点?#20219;?#30340;海风中。

        西沙群岛没有我们熟悉的节奏分明的四季,夸张一点说,它只有一个季节,那就是夏季。但是仔细推敲,还是能找到季节的神秘律动的。

        出发前,详细查过西沙群岛十余年来的气候资料,发现它可以分成两个季节:雨季和?#23548;荊?#38632;季大致是5月至11月,余下的为?#23548;荊?#27605;竟处在海洋中央,这个?#23548;?#21482;是雨水少些,所以也被称为多雨季和少雨季。如果结合气温,还可以作出另一个划分,?#31383;?月至10月作为夏天,而秋冬春这3个季节则被压缩在11月?#38142;文?月这短短的4个月里。不?#25970;?#26174;著的气温律动后面,隐藏着动植物明显的季节律动。

        绝大多数物种,在它们的漫长生命史中形成了自己的更为深沉的季节律动,并不因为迁徙到四季温暖的地方或者环境剧变就改变这个律动。它们遵守着古老的?#27605;?#25353;部就班地开花结果或交配繁?#22330;?月中旬,我身边的永兴岛绚丽如夏,?#23548;?#19978;一年中的相对最低温刚过不?#33579;?#28201;度即将渐次拉升,这不正是初春时节吗?

        一片金黄色的?#24184;叮?#34987;风从灌木上撕下来,吹落到草丛里,它?#20013;?#30340;颤栗引起?#23435;?#30340;注意,这不像是落叶的颤栗啊——我好奇地走过去,啊啊,眼前的这片?#24184;叮?#31455;然是一只蝴蝶,这么快,我就在永兴岛上看到了第一只蝴蝶。它一袭旧衣,黑黄纹相间,腹部粗壮,是一只成功越冬的散纹盛蛱蝶的?#39057;?#23427;不会直接和海风对抗,而是顺其势,吹到哪里就在哪里休息,等待在风的间?#29420;?#39134;起。

        它最困难的时刻过去了,眼下要做的,是找到荨麻科的苎麻或大叶苎麻的嫩叶,再产出一堆浅黄色的蝶卵,开始又一波?#35272;?#30340;?#21482;亍?#30475;来,永兴岛上必有荨麻科植物啊,而我查过的文献里岛上并无记录。我选择相信蝴蝶,因为植物学家的考察总有遗漏,而蝶类对特定的寄主植物则是性命相托,不可更改。散纹盛蛱蝶的飞?#24515;?#21147;也有限,不可能飞越大海而来。

        比起蛱蝶来,斑蝶的飞?#24515;?#21147;才是超强,也只有斑蝶方可飞越沧海。得知能有机会去西沙群岛的时候,我最先想到的,就是有机会看到斑蝶群,因为西沙群岛正是南下的迁飞斑蝶很好的避难地或中转站。

        海风仍在劲吹,我的头发吹得在眼前晃来晃去。散纹盛蛱蝶不敢高飞,但它倒也不耽误,飞到一朵黄花上吮吸起花蜜来。黄花是南美蟛蜞菊,外来植物。2008年,植物学家在永兴岛首次记录到这个物种,如今已星星点点开遍全岛。类似于南美蟛蜞菊的岛外植物,有可能?#21069;?#38543;着人类活动被无意中带入的。作为成功的移民,它们也兴高采烈地加入到早春的合奏中。当然,它并非没有天敌,我在蹲下来拍摄花朵?#20445;?#21457;现了好几只负蝗,长得很肥,生长旺盛的南美蟛蜞菊给它们提供了取之不尽的食物。

        远处的一棵饱经沧桑、形态优美的大树引起?#23435;?#30340;注意,?#23545;?#30475;着,它有点像菩提树呢。看清树干后,又觉得不像了。菩提树和榕属的其他树木一样,树干很会保持水分,树皮不会出现这么多的纵向裂纹。走近了,发现这棵树上还寄生着别的树,它们的树?#23545;?#31354;中互相交叉,各有各的繁茂。当然,两?#36136;?#21494;区别很大,寄生的树树叶嫩绿,而它的叶子则新旧?#21152;小?#25105;低头在地上寻找落叶,运气很好,除了找到两片带着破孔的叶片外,还找到一枝枯果的树枝,枯果闻起来略有甜香。后来查资料才知道,这可是很难见到的珍稀树种,我国仅在海南有分布的仙枝花。它花期夏季,花开出来像一组又一组热烈的橙色喇?#21462;?#20185;枝花还有一个名字,叫橙花破布木,不太好听,但把花的颜色、破?#21450;?#30340;老树叶表达得很是准确。

        正准备继续蹓跶,却没时间了,同伴招呼我一起?#39034;担?#35201;集体去石岛啦。

        石岛:那些勇敢而骄傲的拓荒者

        石岛?#25381;?#27704;兴岛的东?#20445;?#30001;裸露的珊瑚岩构成,以前是通过礁盘与永兴岛相连,像是从永兴岛放出去的一个风筝,扯着它的线在海浪里时有时无。如今,已有公路划破海面,直达石岛,观光车载着我们过去,十分方便。

        石岛是西沙群岛的最高处,被海风和海水昼夜?#36136;矗?#21448;在地壳运动中缓慢抬高,如此饱经风霜,让它的崖体显得格外沧桑。设在这里的中国主权碑,更是一个万众瞩目的地标,我在电视上不止一次看到海军官兵在这里庄严宣?#27169;?#32972;景里的白云大海很美,给?#23435;?#31351;联想。

        站在石岛最高处,几乎可以360度观海,宽阔的视角使这里成为极佳的?#26263;悖?#35199;边海水颜色浅,成排的海浪拍打着长滩?#25381;?#36793;海水颜色深,是望不到边的幽蓝。有时?#25913;?#25504;过,有时万里无云。站在这里,虽然风大,人却可以变得沉静。?#21387;?#23707;上的人总爱带客人来这里。乍交之欢,不如?#20040;?#19981;厌。这是一个来?#36855;?#22810;、站?#36855;骄茫?#23601;越能体会到大海的深邃?#22836;?#23500;的地方。

        对于植物来说,这是一个极难生存的地方,只有石缝可供扎根,随时还有可能被狂风拔起。然而,就在寸草不生、连砂石也无法停留的崖边,却有一簇簇绿色植物长势旺盛,看上去几分骄傲,几分?#24184;!?/p>

        我迎着风,在一簇灌木的旁边蹲了下来,只见树叶排列得很是讲究,就像旋梯一样盘旋而上,直达茎干的顶端,这样的绿色登天梯,还真是少见。我摸了摸叶片,油亮光滑,就像打了一层蜡,虽然是阔叶,有了这个保护层,水的蒸发量就小多了。继续翻看,就在树叶的怀抱里,找到了腋生的花序,上面还有两朵白色的小花。我觉得把花这样藏在密密的叶丛中,也是有缘故的,试想一下,如果花朵开在树?#36965;?#20280;出在空中,授粉的昆虫?#20848;?#36824;没飞拢就被海岸的大风?#24213;?#21862;。白色的花细看也很有趣,只开半朵,五片花瓣集中在下面,像是展开的带着皱褶的白裙,雅?#24405;?#20102;。

        好熟悉的花啊。我突然想起,曾在三亚的海边多次拍到它,还查到过它的名字,草海桐。没想到,它在这狂风不止的山崖边,活得如此勇敢无畏。

        距草海桐群落20米外,略有积土,生长的植物就很多了。长势最好的是仙人掌。原产美洲的仙人掌属物种是最能耐旱的植物,如今全球可见。我国最常见的有两种?#21512;?#20154;掌和梨果仙人掌。石岛上的是仙人掌属的属代表仙人掌,后来我在永兴岛各处看见的也是这个种。

        和我们在西南山地看到的长得高高的梨果仙人掌不一样,仙人掌在海滩边为抵抗海风,长得密集、?#23548;罰?#23601;像一群浑身带刺的汉子手挽着手站在一起,花朵像一些黄色的碗,硕大、鲜艳。为什么同样需要授粉的花,仙人掌可以在空中,草海桐却只能藏在叶子下面?原因就在于,仙人掌的排列成碗状的花瓣,中间可以避风,蜜蜂只要能奋力飞进去,?#28034;?#20197;在无风的小环境里很舒服地采蜜。

        在偏碱性的海滩上,仙人掌是植物中的拓荒者,它们发达的根系除了帮助自己站稳,还能?#32622;?#20986;酸性物质,经年累月之后,就能创造出也能让其他植物生长的小环?#22330;?/p>

        还有一?#26893;?#26412;植物,虽然不像仙人掌这样抢眼,但也是海边盐碱地的拓荒者,它就是厚藤。仙人掌的黄花,在半人高的空中开放,而厚藤的紫色喇叭花,却贴着地面?#37027;?#22320;开着,如果你不俯身向下,有时都看不见。或者,远看以为是遍布全国的打碗碗花,径直走开,那可就错过了。

        厚藤的叶子互生,形状酷似马鞍,所以又叫马鞍藤。我总结了一下,厚藤有三个生存绝技:一是叶子身披革质,避免水分蒸发,这倒是和草海桐策略相同;二是贴地茎节均可生根发芽,抗风能力超强,繁殖能力也超强;三?#27465;?#39035;入土极深,这样在缺水的地?#39556;?#26356;有机会获得补充。

        正是草海桐、仙人掌、厚藤这样的拓荒者,率领着绿植群落在石岛上安营扎寨,让它沧桑却不荒凉。

        在拓荒者们的身后,也有一些值得品鉴的植物,我在石岛上随意寻找,就找到了20多种植物,其中我最?#19981;?#30340;是番杏科的海马?#33640;?#30058;杏科很多种类?#38469;?#20110;多肉植物,备受多肉爱好者的关注。不过,中国的原生番杏科种类极少,属于多肉植物的,恐怕也只有海马齿了。?#19978;?#32780;知,我在野外相逢这样的孤品有多惊喜。它肉肉的被阳光晒得通红的叶子,地毯一样铺满了很多角落,也只有石岛才有这样的奢侈。这样的多肉植物,在城市里,可是小心地摆在窗台上供着的。

        永兴岛:椰树林是中华儿女耕耘南海的见证

        永兴岛上最?#34987;?#30340;街道是?#26412;?#36335;,三沙市政府、中国最南端的邮局、咖?#35033;?#20197;及很多重要机构都在这条路上。?#26412;?#36335;两边,全?#27465;?#22823;的椰子树。椰子树是海南的标志性树种,在永兴岛?#32454;?#26159;,视线所及,几乎都能看到椰子树优美的身?#21834;?#36164;料上查到,永兴岛百年以上的椰子树多达千?#33579;?#36825;些自带仙气的大树赋予了永兴岛特别的风?#31232;?/p>

        在植物中,椰子树是视海洋为坦途的卓越旅行家,它是著名的海漂植物。椰子拥有厚厚的壳,又能漂浮在水面上,因而随着潮?#27973;?#33853;,任由海流带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有合适的地方,它们无须深埋就能发芽。硕大的椰子里,厚实的果?#23707;?#26928;汁只供养一个胚胎,发芽后一年多?#28034;沙?#21040;一人高,5年后?#28034;?#20197;结果。

        ?#27492;担?#21271;边的海南岛本岛?#21152;?#21407;生椰树,西沙诸岛?#25954;?#24212;?#23567;?#20294;根据多数史料,西沙群岛的椰树?#35789;?#30001;海南渔民种下的。为什么西沙群岛几乎没有原生椰树,我觉得很可能与洋流的线路有关。椰树源于亚洲东南部和印尼,被潮水带到海洋中的椰子,借助夏季的西南季风,搭?#22235;?#28023;的西南至西北方向的洋流,摇摇?#20301;危?#21315;里北上,最终被带到海南岛的文昌一带靠岸,使海南岛的东海岸成为原生椰林最多的地方。从椰?#21448;?#35201;登陆点,倒推它们的旅行线路,应该是阴差阳错地和西沙群岛擦肩而过了。

        早开发南海的海南渔民,以琼海、文昌渔民居多,那里的民众视椰树为家的标志,屋前屋后,必种椰树,椰汁可饮,椰肉可食,椰树下还可以乘凉。当他们以南海为家后,种植椰树是必然的,何况,是?#25970;?#23481;易。可以把已发芽的椰树苗带来种,?#37096;?#20197;把成熟的椰子直接从船上搬下来,寻找相对潮湿的地方种下。

        关于西沙群岛椰树的记录,甚至在国外文献里也有提到,比如1868年,英国海军部海图?#30452;?#21046;的《中国海指南》载:?#20658;?#24247;岛(东岛)之中央一椰树甚大,并有一井,乃琼州渔人所掘,?#26376;?#21688;水者。”此岛即现在的琛航岛,这样算下来,琛航岛上的那棵高大的椰树,早就百年有余了。

        西沙群岛上的椰树,不仅是近代我国渔民耕耘南海的见证,还是几十年来我国军民保家卫国的见证。

        20?#20848;?0年代?#20445;?#39547;守永兴岛的官兵开始大规模种植椰树,其原因秘而不宣,后来解密后,大家才知道,是战备的需要,紧急情况下,生长良好的鲜椰子可以作为?#21688;?#31958;水用。刚开始,种植并不顺利,种下的椰子树活不上两年。后来还是部队政委请来专家进行调查,才找到了原因,部?#21448;?#26893;的椰子树?#38469;?#20004;年生的椰苗,它们处在母果营养?#26408; ?#26681;须还未养成的困难阶?#21361;?#38590;以适应岛上土?#32769;?#34180;、?#23548;?#27700;少的环?#22330;?#20110;?#27465;?#29992;刚发芽的小椰苗种植,成活?#25163;?#20110;达到八成以上。此后十年间,仅永兴岛就种下了上千株椰树。

        烈日下,我们来到将军林的华美浓荫?#24459;?#27493;,抚今追昔,无限感慨,这些参天椰树是来西沙视察和看望驻岛官兵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共和国将军等人陆续种下的,总数有200多棵。将军林始于1982年,?#27604;?#20013;国人民解放军总?#25991;?#38271;的杨得志上将种下了第一?#33579;?#20174;此,椰树越种越多,成为“爱国爱岛,?#36136;?#22825;涯”的西沙精神的象征。无处不在的椰树林,使永兴岛成为汪洋大海中的绿洲。

        有了椰树林的庇护,岛上的其他高大植物躲过台风的机率也大大增加。黄昏,我在岛上散步,在环岛沙堤内相对低的地方,看到白避霜花枝虬劲,叶嫩绿,它就是大名鼎鼎的抗风桐。在渔村附近,发现了海滨木?#23436;?#36825;是一种很有趣的植物。它是头状花序,小白花在菠萝形的头上一朵朵次第开放,自下而上。最近几年,海滨木?#23436;?#21517;声大噪,因为它的果实?#32622;?#35834;丽,被发现对人有各种益处,有成为“网红果”的势头。永兴岛也是很赶得上潮流的,毕竟适合海滨木?#23436;?#29983;长的地方不多,我看到岛上已种植了成片的小苗。

        赵述岛:中国最早的春天

        第二天清晨,海上气候正常,我们有了登赵述岛的机会。赵述岛?#25381;?#27704;兴岛北部,是?#35272;?#30340;七连屿的第三大海岛,因纪念明朝赵述出使三佛齐(已经消失的东南亚古国)而得名。

        到了港口才知道,往来赵述岛还得乘冲锋舟才?#23567;?#30475;来,地处礁盘之上的赵述岛尚无深水港,除了小渔船,就只有冲锋舟能靠?#35835;恕?#20914;锋舟的坐法也特别,只有两列软垫,供乘客骑坐。开出港后,冲锋舟乘风破浪,有时甚至是在海浪中跳跃着前行,耳边是风,?#25104;?#26159;溅上来的浪花,颇有点骑龙出行的感觉。

        不?#33579;?#36213;述岛就在眼前了,我们上岸回首眺望大海,只见风平浪静,原来我们所经历的?#23545;?#31216;不上风浪。

        我们在岛?#19979;?#27493;,小径干净,植物繁茂,渔村也收拾得很整齐。据介绍,岛上以前条件极差,长住或季节性居住的渔民,除了随船带来的补给,饮用水?#23478;?#38752;天上的雨水。现在岛上已有了海水淡化设备,用过的淡水还可以用来?#36136;?#33756;,生活条件和环境都大为改善。在小径旁的草地上,我发现了一些开花的草本植物:假马鞭的紫色花朵开在光?#21644;?#30340;茎梢上,有点像缩小了的十万错?#25442;?#33457;稔竟然已到盛花期,一棵上面就有20多朵灿灿黄花;一株美冠兰从泥土中蹿上来,无叶,却开出好几朵新花。再一想,好像它们的花期都和其他地方区别很大。

        看过渔村后,我们来到了采螺人作业的地方观光。站在护堤上,我看到的海景太美了:这里海水浅得只齐人腰,采螺人拖着他的船,在珊瑚礁上移动着,就像在一幅湖蓝色的?#31361;?#37324;缓缓而行,他的上方浮动着几朵白云,云的?#30333;?#19981;时滑过他的身旁,而在他和白云之间,是神秘莫测的深海……

        当然,我们看到的绝美,于他是?#37327;?#30340;工作,著名的美味红口螺就是这样一枚一枚很艰难地从水下收集上来的。

        我看得简直无法移动脚步,想在这里继续发呆。带我们观光的工作人员说马上要带我们去看岛上的原生树林,我这才紧走几步,和大家一起离开。

        我们走到海岛的另一边,来到一个人工搭建的高台上眺望,身边果然是望不到边的树林。仔细看,这树林有三个层?#21361;?#38752;近海一边是一排高大的椰树,它们的羽状巨?#37117;?#20046;遮住了大海;椰树之内,是清一色的草海桐,这连成了片的草海桐,原来排斥性还挺强的,其他树木无法再在它们中间容身;草海桐林之外,就比较丰富了,有七八?#26234;悄竟?#26408;一直向岛内蔓延开去。

        走出草海桐林,从小径进入沙滩,这一边的海又是一番风景,天空万里无云,海安静得像是睡着了,只有海浪在沙滩上卷起很小的花边。我们踏着花边一会儿走到沙滩上,一会儿走过一堆礁石,一会儿又走回树丛里。在赵述岛所看到的海,是我看到的最美的海了,?#21387;?#20154;们说西沙归来不?#26149;!?/p>

        这?#20445;?#25105;发现走在前面的人,好几个拿着手机,拍着灌木上的花。走近一看,原来是一簇银毛树。此树?#27973;?#22855;特,叶片上披满银丝一样的柔毛,看上去毛茸茸的。?#19968;?#26159;第一次看到银毛树的花,如此密集地开在树的顶端,花朵花蕾和果实?#23548;?#22312;一起,精致而又热情。叶片们像摊开的手掌,层层簇拥着花序。资料上说银毛树是4月开花,而赵述岛的却提前到1月中旬就开了,西沙群岛的春天来得真是早啊!

        (作者:李元胜,系诗人、生态摄影家,曾获第六届鲁迅文学?#20445;?/p>

      作者简介

      姓名:李元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秀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27973;疲?input name=nickname size=14 style="border:1px solid #ddddde; color:#d1d1d1" value="社科网网友" onClick="this.value=''" />  (您填写的?#27973;平?#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21448;?#31038;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