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社科基金 >> 基金管理 >> 成果发布
      为恩格斯申辩 ——恩格斯的马克思主义阐释者身份认同问题
      2019年03月19日 10:4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吴妍林 吴苑华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近年来,我国马克思主义研究界掀起了有关马克思主义身份问题的讨论。其中,恩格斯的马克思主义阐释者身份引起了较大争议。一方面,人们普遍认同恩格斯是第一位最权威的马克思思想阐释者;另一方面,不少学者认为恩格斯的阐释遮蔽了马克思主义本真思想。有学者认为,恩格斯“绝对不会意识到”他自己当初关于马克思学说的一系列?#26376;郟?#30830;立了他“作为马克思学说的最早的、最重要的追随者和阐释者”的地位,可是恩格斯的阐释“自觉地或不自觉地遮蔽了马克思学说中某些有价值的东西”。当然,也有学者持相反主张,认为恩格斯在1870—1895年写的著作“提供了对哲学问题做出不同的解释以及不同的论证的可能性?#20445;?#21516;时也阐明了“一?#20013;?#30340;哲学的原则,这种哲学与唯心主义和过去的唯物主义不同,尤其是与当时十分时髦的庸俗唯物主义截然不同”。

        恩格斯成为马克思思想阐释者是历史的选择。马克思集40余年时间研究政治经济学,没有充足时间系统地阐释自己的思想,尽管他本人在《哥达纲领批?#23567;貳?#33268;〈祖国纪事〉主编的信》?#19969;?#36164;本论〉第二版跋》?#19969;?#31038;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序言》以及众多书信中对自己的思想做过解释,可是这类解释篇幅少且?#28304;始?#21333;、思想凝练,给世人(尤其工人群众)带来了相当大的理解困?#36873;?845年?#38498;螅?#24681;格斯自觉地担负起阐释马克思思想的历?#20998;?#20219;。事实上,恩格斯的阐释使得马克思思想获得了系统化、理论化、大众化表达,为工人群众阅读、领会、运用马克思思想提供?#24605;?#22823;便利,也使他们方便地建立起马克思主义世界观?#22836;?#27861;论。如果说恩格斯的阐释“遮蔽了”马克思学说的本真思想,倒不如说是我们后?#23435;?#35835;了恩格斯的阐释并由?#23435;?#35835;了马克思的思想。

        首先,关于马克思主义阐释路线的争论。有学者认为,恩格斯“不但从自己理解的前结构出发,对黑格尔?#22836;讯?#24052;哈的哲学思想做出了片面的、过高的评价,并用他们的学说遮蔽了马克思的学说,包括他的哲学思想,而且也利用从黑格尔?#22836;讯?#24052;哈那里借贷过来的哲学资源——辩证法和唯物主义,构建了自己的哲学思想‘唯物主义辩证法’,而这一思想主要经过普列?#21495;?#22827;和?#24515;?#30340;媒介,被?#26576;?#20026;‘辩证唯物主义’……最终成?#26031;?#20110;马克思哲学的唯一的权威性的阐释模式,直到今天仍然决定性地?#36299;?#30528;中国的理论界”。?#26469;?#20043;见,恩格斯开辟了一条正统的辩证唯物主义阐释路线,并且误导世人偏离正确的历史唯物主义阐释路线。但是,这一指责不具充足理由。因为即便“辩证唯物主义阐释”是一个错误的阐释路径,那也不是恩格斯的错。事实上,恩格斯既没有忘记唯物史观,也没有脱离它而去进?#20889;?#31929;的辩证唯物主义阐释,那?#21046;部?#21807;物史观去孤立地进行辩证唯物主义阐释的做法,恰恰是后世误读恩格斯的?#26376;?#32780;造成的后果,并非恩格斯本人所为。再者说,恩格斯只是做了必要和应有的阐释工作,从未想过为后人创建一条正统的辩证唯物主义阐释路线。

        其次,关于马克思主义三个组成部分的争论。有学者指责恩格斯错误地把马克思主义阐释成由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部分组成,误导后人用“三个组成部分和三个来源”简单化地把握马克思学说。事实上,恩格斯一再声明,他之所以写作《反杜林论》,就是希望通过详尽阐述让读者准确地把握他“所提出的各种见解之间的内在联系?#20445;?#26080;意创造一个马克思思想体系“去同杜林先生的‘体系’相对立?#20445;?#21019;造体系的”人是杜林先生。恩格斯还在《反杜林论》第二版序言中重申:“本书所批判的杜林先生的‘体系’涉及非常广泛的理论领域,这使我不能不跟着他到处跑,并以自己的见解去反驳他的见解”。这告诉我们,恩格斯不是马克思主义的“三个组成部分论”的创立者,恰恰是后世把恩格斯的阐释模式化,从而才成就了“三个组成部分和三个来源论”。

        最后,关于马克思主义“正统”的争论。在西方马克思主义阵营中,青年卢卡奇、柯尔施?#21450;选?#21746;学”说成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20445;?#21453;对第二国际正统派把马克思主义解读成特殊的经济学或社会学。在传统马克思主义语境中,人们长期坚持“三个组成部分”解读模式,把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者视为马克思主义的“正统”。问题在于,传统马克思主义解读建立在学科化的“?#32622;?#21035;类”解读上,更甚的?#21069;?#36807;去?#26376;?#20811;思主义的错误解读归咎于恩格斯的阐释。有学者坚定地认为,在恩格斯的阐释中,“马克思原初的哲学思想已经严严实实地遮蔽起来了”。?#23548;?#19978;,这是立于哲学专业逻辑而不是站在马克思主义整体?#26376;?#36753;上审视恩格斯?#26376;?#20811;思学说的阐释。作为马克思主义阐释者的恩格斯很多时候处在与对手的论战中,因而他的阐释必然有所侧重,力求抓住要害、一击必中,不可能从事专门化的阐释。例如,为了批判杜林,恩格斯的阐释“必须跟着杜林先生进入一个广阔的领域?#20445;?#30001;于杜林在每个领域中都谈了“所有可能涉及的东西,而?#19968;?#19981;止这些东西?#20445;?#20110;是恩格斯从各方面联系中抓住要害内容来发起反击而不是?#26376;?#20811;思哲学进?#20889;?#31929;的阐释,这样就产生了一系列的非专业性阐释内容。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1888年单行本序言中说过,从1845年“我们两人在布鲁塞尔着手‘共同阐明我们的见解’”之时起,“已经过了40多年?#20445;?#20851;于我们和黑格尔的关系,我们曾经在一些地方作了说明,但是无论哪个地方都不是全面系统的。至于?#35759;?#24052;哈,虽然他在好些方面是黑格尔哲学和我们的观点之间的中间?#26041;冢?#25105;们却从来没有回?#26031;?#20182;”。现在,“我感到越来?#25509;?#24517;要把我们同黑格尔哲学的关系,我们怎样从这一哲学出发又怎样同它脱离,作一个简要而又系统的阐述。同样,我也感到我们还要还一笔信誉债,就是要完全承认,在我们的狂飚突进时期,?#35759;?#24052;哈给我们的?#36299;?#27604;黑格尔?#38498;?#20219;何其他哲学家都大”。在恩格斯看来,过去40年间人们对唯物史观有了丰富的了解,可是对它与德国?#35834;?#21746;学的关系却?#28304;?#35823;解。这告诉我们,哲学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正统”。那么,马克思主义的“正统”是什么呢?恩格斯强调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是马克思一生的两个伟大发现,恰恰是它们成就了马克思学说的核心内容——科学社会主义学说。恩格斯在《共产?#25215;?#35328;》多篇序言中?#35760;?#35843;过这一思想主旨。他还说,不管最近几十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36739;?#22312;还是完全正确的……这些原理的?#23548;?#36816;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23478;?#20197;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

        概而言之,作为最早也是最权威的马克思主义阐释者,恩格斯忠?#30331;?#21019;造性地阐释了马克思思想。恩格斯的阐释启示我们要坚持三个基本理论点:其一,始终在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原则下忠实地“照着讲”马克思思想,创造性地“接着讲”马克思思想;其二,始终在整体?#26376;?#36753;下把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科学社会主义融合起来,不能遵循学科分隔思维进行马克思主义的“?#32622;?#21035;类”阐释;其三,始终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思想融合起来理解,不能把恩格斯的言说孤立起来,甚至与马克思思想分割开来、对立起来。总之,马克思的思想和恩格斯的阐释本质上是连贯的、一体的。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世界体系论视?#36299;?#30340;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445;?6BKS085)阶段性成果)

        (作者单位: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华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吴妍林 吴苑华 工作单位:华侨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华侨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课题: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世界体系论视?#36299;?#30340;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20445;?6BKS085)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