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图书馆
      关注公共图书馆老旧图书
      2019年03月22日 16:23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图书报刊?#24405;?#19982;剔旧是公共图书馆的两项基础性工作。图书馆每年将一些毁坏的、过时的、利用率低的图书报刊?#24405;埽?#20197;便更新。?#24405;?#22270;书经再次甄选后,有的留在馆内二线书库供部分读者阅览,有的则被剔旧。剔旧是将陈旧过时、利用率不高、多种副本的书刊从馆藏及图书馆借阅?#20302;?#20013;剔除、注销,以调拨、交换、折价、报?#31995;?#26041;式处理。

        2018年12月,上海浦东图书馆全体馆?#26412;?#21150;了一场特殊的辞旧迎新仪式——历经20多天奋战,全馆十几万册旧书集中?#24405;埽?#21462;而代之的是一批等待读者借阅的新书。这些?#24405;?#20070;经过筛选,大部分将流转至浦东新区图书馆总分馆体系中的700多个延伸服务点,继续发挥余?#21462;?/font>

        在?#26412;?#24066;东城区第一图书馆,?#25381;?#22320;下一层的第二外借部一度是京城文化人的借阅宝库,这里有许多二三十年前出版且未曾再版的旧书。当很多公共图书馆通过增?#26377;?#20070;吸引读者时,东城区第一图书馆同时保留着“旧书,只要还没翻烂、还能看,都尽量不?#24405;埽?#28385;足读者多层次的需求”的理念。而如今,随着?#24405;?#20070;数量的不断增多,受场地限制,该馆的这一做法似乎也难以为继。

        随着近年来新书出版规模的扩大,同时一些公共图书馆受到设施面积的局限,图书馆书刊?#24405;?#19982;剔旧工作面临新的考验:一方面,大量?#24405;?#20070;受空间限制无处安放;另一方面,作为国有资产,一些还有价值的老旧图书?#24405;?#21518;该如何更好地利用、流转,?#26376;?#36275;不同群体的阅读需求。

        文化发展衍生出?#24405;?#20070;问题

        “大家处境差不多。”听闻记者要采访关于?#24405;?#20070;的话题,首都图书馆副馆长?#24405;?#35828;。?#24405;?#24050;在首图工作了30多年,他以首图为例向记者梳理了图书馆在不同时期?#24405;?#20070;的衍生历程。

        上世纪80年代,随着国家各项建设步入正轨,很多公共图书馆重新开放,当时忙于经济建设、发展民生,国家对公共图书馆的投入并不大,很多图书馆的购书经费捉襟见肘,图书馆的书架尚塞不满,何谈?#24405;堋?#21040;上世纪90年代,图书馆陆续出现一些破损比较严重或副本量大的图书,彼时相关部门对这部分资产尚无明确规定,图书馆便拥有自主处理权。“摆到馆门口,读者?#19981;?#30340;可以?#22270;?#20080;走?#25442;?#32773;捐给?#20540;?#22270;书馆;部分价?#21040;?#39640;的图书,图书馆就自己保存着。”

        2001年,首图新馆一期开馆,阅读空间和库存空间大大增加,但随着购书经费不断增长、新增出版物越来越多、读者对阅读空间提出更高要求,?#24405;?#20070;无处安放的问题显现出来。

        “公共图书馆服务读者的意?#23545;?#24378;,读者开始跟书‘抢地盘’。”?#24405;?#35828;,“近些年,首图每年购书经费在4000万元以上,年新增图书30万册至35万册,这意味着每年大约有相同数量的旧书?#24405;堋!?#20026;了存放这些?#24405;?#20070;,首图在?#26412;?#31199;用了两个上千平方米的库房。“?#24405;?#20070;不断增多,图书馆不能无限制扩张库房,这不?#27465;?#26412;解决之道。”?#24405;?#25351;出。

        不仅是在省市级图书馆,这一问题同样出现在区县甚?#20004;值?#19968;级图书馆中。“浦东图书馆建设初期规划馆藏量是220万册,现在已经有440万册,书库已经撑不住了。”上海浦东图书馆馆长曹忠表示,“不?#24405;?#21644;剔旧,新书上不去,无法满足读者需求。我们迫切希望有一个大型书库。”

        ?#24405;?#19968;本好书就心疼一次

        走进?#26412;?#24066;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第二外借部,书架挤挤挨挨,甚至还有部分书架“挂”在墙上。“这?#38469;?#25105;们想出来的办法,能多放一本是一本。”第二外借部主任时代斌介绍,现在图书?#24405;?#24050;成为常态,?#24405;?#19968;本好书就心疼一次,有些书还五六成新就进库房了。此前几年,东城区第一图书馆的?#24405;?#20070;会以密集排列的方式存放在书架上,而这一两年来,因空间不足,很多?#24405;?#20070;都打捆后码放在地上。

        据悉,仅2018年,湖南图书馆剔旧就达2.7万册,十多年来,除了再利用的书,图书馆租用的储备书库里已经存放了近30万册剔旧书,不知该如何处理。

        “1995年后互联网才开始在中国普及,此后出版的书很多已实现数字化,但对1990年以前出版的书,限于人力、财力等原因,许多还没有做到数字化留存。这?#26234;?#20917;下,旧书?#24405;?#23588;其是剔旧应非常谨慎。”作家萨苏强调。多年来从事抗战史料研究和写作的萨苏对相关档案和书籍格外重视,他有过不少从老旧书堆中“捡漏”的经历。在他看来,随着科技发展,电子阅读已成为年轻人接收知识信息的重要方式,?#34903;适?#30340;购买、存藏也因此受到一定影响,公共图书馆作为重要的文献存藏单位,更应谨慎?#28304;录堋?#21076;旧书籍,防止一些有价值的书籍流失。

        呼吁相关制度尽快出台

        为了让?#24405;?#20070;更好地发挥作用,图书馆想了很多办法。有些图书馆将部分尚有价值的?#24405;?#20070;流转到基层的区县、?#20540;?#22270;书馆,或分散到各延伸服务点,有些图书馆是与其他图书馆进行交换。如上海浦东图书馆,为了追踪?#24405;?#25991;献去向,建立了各延伸服务点管理员盘点制、固定资产清查制、台账制,防止国有资产流失,同时提高图书利用率。

        “?#24405;?#20070;在本地流转遇到的障碍较少,但如果流转到其他地方,追踪、清查就会比较费时费力,目前?#28304;?#36824;没有明确的制度保障。”曹忠说,“如果一些大馆的?#24405;?#20070;能流转到藏书不足的图书馆,将发挥更大作用。”

        除了流通机制需要打通,区域?#28304;?#22791;书库的建设也是?#21040;?#25552;出的解决方法之一,即在同一地区建设大型书库用于图书存储和周转,并建立数据库,有需要的读者可到数据库中搜索并预约,再到最近的图书馆借阅。

        其实,早在2017年12月原文化部召开的2017年第四季度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在解读公共图书馆法的内容和意义时,主管部门就关注到这一问题,会上提及要“加快研究出台与法?#19978;?#34900;接的配套政策,确保公共图书馆文献处置制?#28909;?#26399;出台?#34180;?/font>

        “图书?#24405;堋?#21076;旧是必要的,关键是怎么处理,不让这些书在书库里蒙?#23613;?#24076;望文化部门和?#26222;?#37096;门能在经过调研之后,在政策方面给予相应的指导意见。作为图书馆人,希望每一本书都能发挥其最大价值。”湖南图书馆副馆长?#36164;?#24503;说。

        链接

        记者通过采访了解到,?#24405;?#20070;的问题不仅中国存在,国外亦同。因体制不同,不少国家和地区摸索出了一些处理方法。

        在德国和美国,图书馆对老旧图书拥有自行处置权,如直接卖给读者、转卖给二手书店或赠送相关机构。?#38498;?#37329;量高的书籍,二手书店经过估价,会以高于原价数倍的价格再次卖出。有的图书馆别出心裁,在醒目位置列出专架,标明“此书已10年无人借阅?#20445;?#21453;而引起读者的好奇心,故人气大涨。

        在日本某些地区,图书馆会慷慨地把书摆放在露天广场,供读者自行挑选,几轮淘汰之后剩下的则回炉化成纸浆。

        澳大利亚人则信奉“轻易得到的东西,也将轻?#36164;?#21435;;免费得到的东西,也不会被珍惜?#34180;?#25152;以,要想从澳大利亚的图书馆获得一本旧书,就需要舍得掏腰包。与很多国家不同,这里的旧书不?#21069;?#29031;价值高低付费,而是书的厚薄,书摞起来有多少英尺就要?#26029;?#24212;的钱,着实有趣。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有冬)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