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争鸣
      《红楼梦》中的“错别字”
      2019年02月18日 10:2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石?#25163;? 字号

      内容摘要:《红楼梦》作为我国古代长篇小说的巅峰之作,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文学遗产之一。

      关键词:

      作者简介:

        《红楼梦》作为我国古代长篇小说的巅峰之作,是中华民族最宝贵的文学遗产之一。由于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最原始的稿本早已不知去向,后来据以校订《红楼梦》的各个底本,?#38469;?#19981;知经过多少次转抄的本子,各个抄本之间的异文也非常多,因此甄别选用恰当的异文就成为《红楼梦》校订工作中头等难事。如果一不小心选错了异文,就成了“错别字”。到目前为止,包括开创混合本先?#21360;?#38598;中了中国顶级红学家集体智慧的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红楼梦》在内,都存在不少“错别字”。本人在长期的红学阅读和研究中,时不时会发现《红楼梦》中?#22797;Α?#38169;别字?#20445;?#29616;择其部分发表出来,与大家一起感受原汁原味的《红楼梦》文字之魅力,并期待将来新的《红楼梦》校注版本能因此而更加完善。《红楼梦》底本异文形成的原因非常多,有的是因?#20013;?#30456;似而?#36158;?#30340;,有的是因读音相似而?#36158;?#30340;,有的是因抄?#27492;?#24207;错误而?#36158;?#30340;,有的是因抄写遗漏而?#36158;?#30340;,还有的是因抄写者不懂原本的意?#32423;?#20462;改的,凡此等等,不一而足。

        在人民文学出版社2008年版《红楼梦》(以?#24405;?#31216;?#23435;?#31038;本,本文所标回目页码皆?#22797;?#26412;)第一回第2页中有段文字:“我虽未学,下笔无文,又何妨用假语村言,敷演出一段?#36866;?#26469;,亦可使闺阁昭传,复可悦世之目,破人愁闷,不亦宜乎?”其中“未学”一词其实是“末学”的错别字。“末学”一?#36866;?#25105;国古代常用的自谦之词,指没有多少学问,其实就是客套话而已,学问越大的人往往越谦虚,越?#19981;端?#33258;己是“末学”。如苏轼在《与封守朱朝请》信中写道:“前日蒙示所藏诸书,使末学稍窥家传之秘,幸甚,幸甚!”苏轼学问可谓够大了,但在信中他却依然自称“末学”。而“未学”也是古代经常用到的?#35270;錚?#22810;指没有上学或是没有学习的意思,例子非常多,不胜枚举。曹雪芹如果没上学读过书,怎么能写成《红楼梦》这样登峰造极之巨著,可见“未学”用在此处不够妥帖。程伟元和高?#25910;?#29702;出版的《红楼梦》(简称程高本)将“我虽未学”改为“我虽不学无文?#20445;?#24847;?#38469;?#23545;的,就?#27465;?#24471;太“无文”?#35828;恪?/font>

        在第四回第63页中有段文字:“近因今上,崇诗尚礼,征采才能,降不世出之隆恩,除聘选妃嫔外,凡仕宦名家之女,皆亲送名达部,以备选为公主郡主入学陪侍,充为才人赞善之职。”其中,“皆亲送名达部”这句话的措辞,属于将错就错。《红楼梦》有个非常重要的抄本,红学界称之为甲戌本《石头?#24688;罰?#31616;称甲戌本,非常遗憾这个本子只有十六回,在这个本?#30001;希?#36825;句话是“皆报名达部?#20445;?#32780;据以校订?#23435;?#31038;《红楼梦》前八十回的底本——庚辰本《石头?#24688;罰?#31616;称庚辰本),以及其他几个比较具有版本学?#29616;?#35201;意义的本子,如己卯本《石头?#24688;罰?#31616;称己卯本)、戚蓼生序本《石头?#24688;罰?#31616;称戚序本)等,大都作“皆亲名达部”。“亲名达部?#20445;?#35821;不成句,不知所云。甲戌本的文字应是作者本意。庚辰本等版本的母本上,应该?#21069;选?#25253;”误抄为“亲?#20445;?#30422;此两字的繁体字在结构上非常相似:“報”与“親?#20445;?#22914;果再碰上墨汁发散等巧合因素,手抄本就容易发生混淆。?#23435;?#31038;《红楼梦?#20961;?#29992;的“皆亲送名达部?#20445;?#26469;自于《红楼梦》的另一个相对不太重要的手抄本——蒙古王府本《石头?#24688;罰?#31616;称蒙府本)。蒙府本上的文字,想必应是当初抄写者觉得“亲名达部”不通顺而自行增加了一个“送”字,因而变成了“亲送名达部”这样错上加错的措辞方式了。程高本《红楼梦》中,此句话为“皆得亲名达部?#20445;?#21516;样是词不达意。

        在第七回第112页中有句话:“他(指秦钟)虽腼腆,却性子左犟,不大随和此是有的。”“不大随和此?#20445;?#21069;所?#27425;牛?#19981;知所云。?#36158;?#32418;楼梦》的底本,庚辰本《石头?#24688;泛图?#21359;本《石头?#24688;?#19978;,还真是这样记载的。再查甲戌本《石头?#24688;泛推?#24207;本《石头?#24688;罰?#21457;现竟是“不大随和些?#20445;?#36825;?#22836;?#24120;通顺了。“此”原来竟是“些”的错别字。在1792年程伟元和高鹗刊印的《红楼梦》(简称程乙本)上,他们则直接将这句话改成了“不大随?#25237;薄?/font>

        在第十七回第220页中有句话:“俯而视之,则清洗泻雪,石磴穿云,?#36164;?#20026;栏,环抱池沿,石桥三港,兽面衔?#38534;!?#20854;中“环抱池沿”一句,词不达意。“池沿?#26412;?#26159;池边的意思,池边如何环绕,实在让人费思量。?#36158;?#32418;楼梦》的底本,庚辰本《石头?#24688;泛图?#21359;本《石头?#24688;?#30830;?#21040;?#20026;“环抱池沿?#20445;?#32780;戚序本《石头?#24688;?#21644;程高本都为“环抱池?#21360;薄!?#27744;沿”无法环抱,“池?#21360;?#25165;可以用环抱,即绕“池?#21360;?#19968;周。庚辰本《石头?#24688;?#22312;第五回《警幻仙姑赋》中同样也出现?#36873;罷印?#23383;误抄为?#25226;亍?#23383;的情况:“龙游曲?#21360;?#34987;误抄成“龙游曲沿”。

        在第十七回第227页中有段话:“想来?#29420;?#39578;》、《文选》等书上所有的那些异草,也有叫作什么藿蒳姜荨(“荨”读)的,也有叫作纶组紫绛的,还有石帆、水松、扶留等样。”其中,“姜荨”当为“姜汇”之错别字。庚辰本《石头?#24688;貳?#24049;卯本《石头?#24688;泛推?#24207;本《石头?#24688;?#30342;误作“姜荨”。甲辰本《红楼梦》(甲辰年指1784年)则为“姜彚?#20445;?#30002;辰本是正确的。

        ?#24688;?#24410;”乃“汇”繁体字之一种(“汇”的另一?#22336;?#20307;字为“滙?#20445;?贾?#32418;楼梦》这段文字中的几种异草均出自于左思的?#27573;?#37117;赋》,而?#27573;?#37117;赋》相关的文字是:“草则藿蒳豆蔻,姜彚非一。”“姜彚”即廉姜,一?#22336;?#24120;香的植物,可入中药。可见,“姜彚”才是《红楼梦》原本的文字。本人推测,早期抄写者由于形似而误?#36873;?#24410;”字抄写成?#25226;啊保?#32780;后来的抄写者或许觉得?#25226;啊?#23383;不通,?#20013;?#25913;为“荨”字。不管过程如何,“荨”字则一定是“彚”字之笔误。程高本此处文字作“姜汇?#20445;?#24403;是沿袭了甲辰本的文字,是非常正确的。

        在第十八回第240页中有段文字:“贵妃?#24418;?#20197;政夫妇残犁为念,懑愤金?#24120;?#26356;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28304;?#19978;,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其中“残犁”二字,无法理解,应为“残年”之错别字。?#36158;?#32418;楼梦?#20998;?#24213;本,庚辰本《石头?#24688;泛图?#21359;本《石头?#24688;?#30342;作“残犁?#20445;?#25114;序本《石头?#24688;貳?#33945;古王府本《石头?#24688;?#20316;“残黎?#20445;?#30002;辰本《红楼梦》和程高本《红楼梦》为“残年”。学术界有赞成“残犁”的,如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也有赞成“残年”的,如北大陈熙中先生。?#36158;?#21476;代似无“残犁”之说法;“残黎”倒是一个常用词,“黎”是黎民百姓的意思,“残黎”常用来形容在经历国家大灾大难之后侥?#20063;?#30041;下来的人们,如《明史·熊廷弼传》云:“不然,支撑宁、前、锦、义间,扶伤救败,收拾残黎,犹可图桑榆之效。”将“残黎”一?#35270;?#22312;元春省?#36164;?#36158;政跟元春的对话中,不仅不合情理,甚至有些反动。唯?#23567;?#27531;年”一?#35270;?#22312;此处可以说得通。北大陈熙中先生在《“残犁”还是“残年”——读红零札》中指出,“犁”字可能是“年”的古体字“秊”之讹误,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性。

       

        (作者系暨南大学语言诗学研究所研究员)

      作者简介

      姓名:石?#25163;?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21448;?#31038;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