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争鸣
      让诗歌从飘渺云端回到坚实地面
      2019年02月20日 09:3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罗振亚 字号

      内容摘要:必须承认,新世纪诗坛的喧腾多限于诗歌圈?#21360;?#23427;的“热”和社会关注的“冷”之间反差强烈,群星闪烁的背后少见令人心仪的经典诗人与作品,表面的繁荣之下透着一股内在的沉寂。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必须承认,新世纪诗坛的喧腾多限于诗歌圈?#21360;?#23427;的“热”和社会关注的“冷”之间反差强烈,群星闪烁的背后少见令人心仪的经典诗人与作品,表面的繁荣之下透着一股内在的沉寂。出现这?#30452;?#32536;化的诗歌生态原因何在?归根结底还是诗歌与现实关系的处理上出?#23435;?#39064;。

        “诗歌与现实”的关系这个老话题常谈常新

        也许有人会说,“诗歌与现实”的关系这个?#31995;?#29273;的话题实在没必要再提,哪个时代、哪位诗人、哪?#20013;?#20316;不涉及这个问题?这不是已经留下许多成功的?#29420;?#21527;?#31185;?#23454;不然。老生常谈证明问题重要。问题?#36158;?#24748;而未决,所以能常谈常新。并且,不同时代、不同作者面临着不同的现实,不同作者面对同一现实随着时间的推移?#37096;?#33021;有不同的?#20174;Α?#21382;?#20998;?#26126;,凡是诗歌与现实高度和谐共振、?#35270;?#29289;之间达成双向渗透时,大手?#23454;?#35799;人和经典作品即会萌生,屈原的?#29420;?#39578;》、杜甫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郭沫若的《凤?#22235;?#27075;》等就是例证。

        而一个时代如果产生?#22235;?#22815;深刻介入现实、影响写作风气的诗人,产生了让人读后顿觉海阔天空、诗魂高迈又具有超越时间力量的经典作品,即便这样的诗人和这样的作品凤毛麟角,?#27465;?#26102;代的诗歌也?#39057;?#19978;繁荣了。考察新时期以来的诗歌创作,发现它们和现实一直互为关联,时而异常密切,时而若即若离,总体上留下了一条从疏远到重建的运行轨迹。

        20世纪80年代的诗坛不乏一些紧盯时代、现实、历?#20998;?#20316;,它们贴近国家和民族抒情,“大词”频出,但是多数偏于空洞,影响不大。有一部分诗歌努力在自然、灵魂、生命等领域进行精神层面的探讨,但过于迷?#23548;际?#21644;语言。这类作品诗意固然纯粹,只是人间烟火稀薄,从根本上阻滞了与现实、读者沟通的渠道,对诗歌陷入边缘化的处境难辞其咎。20世纪90年代的诗坛盛行个人化写作,“从日常生活的海洋打捞艺术的珠贝”成为一时的风?#23567;?/font>

        而21世纪虽然刚刚滑过19个年轮,但这个时期诗歌创作的丰富与特殊程度令人咋舌。一系列重大?#24405;?#20419;使诗人们的写作伦理水准普遍攀升,他们常常将自己和周边现实联系起来考虑问题,写下的诗歌作品对现实与时代有所承担,因为不食人间烟火的选择无异于自设“陷阱?#34180;?#35799;歌写作何时都允许有心灵化或纯粹化路线,只是不能做空转的“风轮?#20445;?#19968;味地“净化”到只剩自我。诗人们努力?#29420;?#36807;度纯粹和自我的束缚,谋求与广阔世界的联系。

        不少诗人将切身感受和原初经验作为情思资源,自觉打通小我与大我、一己情绪和公共体验,在?#25345;?#31243;度上传递出了时代的声音。?#28909;?#35828;,赵亚东的?#27934;?#30528;稻米回家》,就像是从生活土壤上直接开出的精神花朵,“那些稻子说倒就倒下了/听命于一个乡下女人的镰刀/她弯下腰,拼命地梳理/一粒米和土地最后的联系//那些稻子被风吹着/那些稻子最后都倒下去,一片一片的/像?#27465;?#25910;割的女人,默默地顺从于命运//那些稻子也该回家了……/我知道,把它们带回家/我必须用尽一生的力气?#34180;?#31934;?#33539;?#33410;制的文字,富于张力的描述,写出了农人劳作的艰辛。作品从个人写作出发,?#21019;?#36798;出“?#27465;?#20154;化”的声音,入笔虽小,旨趣却远,透过事物的表象闪烁着智慧和人性的色彩。

        诗人的情感一旦不与时代沟通,就只能是孤零零的个人情绪抒发

        新世纪诗歌格局中部分作品现实感浓郁、情真意?#23567;?#20803;气淋漓,尝试?#35851;?#35799;歌文体弱于处理复杂事物的缺憾,大胆向叙事文学技巧“借火儿?#34180;?#36825;些作品淡化凌空?#24863;?#30340;抒情倾向,努力重建与现实的关系,让诗歌更具包容?#38498;?#30495;切?#23567;?#28982;而,当前诗歌创作中观照现实的倾向并未构成大面积、强有力的覆盖,确切地说所占比重相当有限。而且,即便是那些?#39057;?#19978;“及物”的现实性写作也不到位,对现实的本质存在误读,艺术水?#36158;?#21518;。这些问题叠加,?#27807;?#19979;的诗歌总体上步履凌乱,与理想的沉稳状态相去甚远。

        当前诗歌的现实表?#32622;?#26377;完全触及生活与生命的内核,存在着?#29616;?#20559;离现实本?#23454;谋?#31471;。诗人们如果能最大限度地向现实生活空间敞开,会发现他们正置身于一个孕育大手?#23454;?#35799;歌时代。好的诗歌都朴素真诚,?#24179;?#20154;的生存真实和时代良心。经过个人化写作时代的洗礼,诗人们纷?#33258;?#26085;常生活空间寻找诗意,这对内视角的诗歌本来无可厚非。可是不少诗人却极力标举诗歌的自主?#38498;?#25490;他性,将诗歌异化为承载私密情感体验的器皿,个人欲望暴露无遗,泪水与庸常进行着琐屑的叠?#31232;?#36825;样的写作姿态让诗歌有时完全沦为无价值的下意识、潜意识缠绕,成为自娱自乐的个体灵魂表演,既?#23545;?#25918;逐了传统的忧?#23478;?#35782;,也造成诗?#38498;?#35799;意的流失。

        而私密化、小情小调的流行,势必搁置能够传达终极价值和?#23435;?#20851;怀的题材。诗人自我的情感一旦没有和时代、社会沟通,就只能是孤零零的个人情绪抒发,容易出现精神贫血、诗魂孱弱的现象,无法提供必要的思想与精神力量。一些诗歌作品虽然?#26143;?#24605;和情趣,想象力奇特,但过于庸常,没有精神的提升,或者?#20540;?#24471;毫无深意和?#26639;校?#21482;能让读者失望而返。

        不错,诗人没有必要也不可能把现实?#23478;?#26893;到作品中,他可以表现个人与隐秘情感,但如果大家都在个人区域里兜圈子,致力于本能、生存状态的揭示,拒绝“宏大叙事?#20445;?#19981;去关注时代变迁、社会?#36158;?#22269;家命运,这样的诗歌作品就走入了自?#33402;?#21270;的逼仄空间。一个有出息的诗人,理应有明确的方向感,善于以个人视角去折射民族、时代、历史的鲜活现场。

        偏离现实本?#35270;搿?#33402;术塌方”是当下诗歌创作的两个症结

        当下,众多网络写手、诗人和编辑在书斋里凭借智力炮制的泛化诗作,从本质上讲就是在公开地误读与歪曲现实。它们对现实的本质偏离也更为可怕。互联网的便捷和传播渠道的多元,成全了一批以“好玩儿”和盈利为目的的写手。他们没有生命的感动,没有思想的触发,更没有灵魂的投入,完全靠知识和书本代替生活体验,无中生有地“硬写?#34180;?#22522;于功成名就后的匠气,多年打磨训练的技巧,以及一点点的小聪明,他?#19988;部?#20197;把诗歌写得四平?#23435;取?#32769;到娴熟,看上去?#24515;?#26377;样,但就是缺少生机和创造性,充其量只是一种?#38469;?#30340;博?#27169;?#23646;于典型的思想“原地踏步?#20445;?#25645;建的是与生命、精神无关的“纸上建筑?#34180;?#32593;上建筑?#20445;?#25104;为玩意儿十足的?#38382;?#39128;移和灵魂的随意漫游。毫不走心或“为?#25215;?#35799;”的发生机制,注定了这些诗歌与现实之间有着说不清的隔膜,其“假小空”的状态是对生活和生命本质更深层的偏离。

        与偏离现实本质相伴生的,是表现现实过程中出现了因?#38469;?#28382;后造成的“艺术塌方?#34180;?#25353;理说,从20世纪80年代的喧嚣和90年代的沉潜中走来的新世纪诗歌,拥有比较理想的艺术高起点。如何将日常现实转换、上升为诗性现实,这?#38498;?#22810;诗人来说不在话下,根本不是问题。?#19978;?#22823;量以现实作为诗情、诗思资源的写作者,缺少深厚的文化内涵,缺乏必要的超越意识,没有接通更为博大、智慧的精神情?#24120;?#26356;没有上升到审美的层次。

        有些诗人把真情实感的流露视为诗歌的最高旨归,这无形中将诗歌降格为无?#35759;?#20889;作。他们的作品手法单调、滞后,现实有余,灵动不足,不但无法准?#21453;?#36798;出繁复、微妙、生动的现实世界,也耐不住读者的咀嚼,滋味寡淡。如果说偏离现实本?#23454;?#35799;人没找?#21152;屑?#20540;的“现实?#20445;?#32780;这些诗人面?#38498;?#31471;端的现实却心有余而力不足,表现不到位、不恰?#23567;?#20182;们操持着过于传统的技巧,这在日新月异的当下现实面前,?#32536;?#32769;套和无力。

        可见,新世纪诗歌与现实关系的重建方向明确,为优秀诗人和经典作品的孕育创造了可能,也拉近了诗歌?#25237;?#32773;之间的距离。但是目前诗人们在这条路上走得还不够稳健。关键性的现实在诗歌作品中被“遗漏?#20445;?#34987;捕捉到的现实?#30452;?#29616;孱弱,波澜壮阔的时代进程没得到全面深刻的?#20174;场?#36825;种与现实贴近明显不足的问题值得正视。

        诗人应该明白,介入现实的方式要合理,要注意与?#26412;?#36827;的思想提升和艺术建构,与现实之间保持一种出入俱?#36873;?#34394;实有度的平衡状态。更为重要的是,诗人?#19988;说?#21270;取巧、炒作的“诗外功夫?#20445;?#20174;各种各样令人眼花?#26376;?#30340;诗会、诗赛、诗节中撤出,专心提升自己的修养,致力于生活的沉潜,用心打磨作品,学会有效地与现实“对话?#20445;?#35753;诗歌从飘渺的云端回到坚实的地面,把接地气、说人话、写好诗作为毕生的追求。

       

        (作者?#30340;?#24320;大学文学?#33322;?#25480;)

      作者简介

      姓名:罗振亚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