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专题 >> 学科专题 >> 马克思主义专题 >> 新时代的思想旗帜和行动?#25913;?/a> >> 现实基础和时代背景
      热话题与冷思考 ——关于“以新视野看待马克思主义发展”的对话
      2019年02月20日 09:25 来源:《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 作者:黄宗良 项佐涛 字号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民主;黄宗良;项佐涛;革命;学说;列宁主义;改革开放;无产阶级政党;文明

      内容摘要:一、客观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必须全面准确认识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项佐涛:学术界有一些人将马克思主义等同于暴力革命、专政学说,这当然与马克思主义本身包含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打碎旧的国?#19968;?#22120;等重要内容有关.黄宗良:经过多年的反复思考,我认为,从马克思主义学说本身以及世界社会主义的?#23548;?#30475;,应如实地把马克思主义看成人类解放的学说,是人类文明成果的继承者和结晶,是革命的,也是科学的学说.二、客观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必须全面准确地看待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的关系项佐涛:列宁主义是东方国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学说,与产生于西欧的马克思主义存在着一些差异。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民主;黄宗良;项佐涛;革命;学说;列宁主义;改革开放;无产阶级政党;文明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黄宗良,?#26412;?#22823;学国际关系学?#33322;?#25480;,博士生导师;项佐涛,《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特约记者,?#26412;?#22823;学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

        原发信息:《当代世界与社会主义》(京)2018年第20182期 第4-12页

       

       

        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在人类思想史上具有划时代的伟大意义。尽管历经东欧剧变冲击,但1999年由英国广播公?#23613;?#21073;桥大学分别组织的“千年第一思想家”的评选中,马克思均居首位。然而,自马克思主义诞生伊始,就存在着一些批?#23567;?#36140;低甚至否定它的声音。这些声音的出现既与发声者的立场有关,也与其对马克思主义本身的理解及社会主义?#23548;?#20013;出现的一些问题有关。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最好的纪念方式就是澄清问题,正本清源,客观地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

        一、客观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必须全面准确认识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

        项佐涛:学术界有一些人将马克思主义等同于暴力革命、专政学说,这当然与马克思主义本身包含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打碎旧的国?#19968;?#22120;等重要内容有关,也与后来苏联等现实社会主义国家在?#23548;?#20013;强调暴力革命、强调阶级斗争,进?#23567;?#22823;清?#30784;?#31561;?#24405;?#26377;关。然而,暴力和专政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却并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全部。您认为马克思主义的实质、精华到底是什么?

        黄宗良:经过多年的反复思考,我认为,从马克思主义学说本身以及世界社会主义的?#23548;?#30475;,应如实地把马克思主义看成人类解放的学说,是人类文明成果的继承者和结晶,是革命的,也是科学的学说;“革命?#34180;ⅰ?#26080;产阶级专政”与“文明?#34180;ⅰ?#31185;学”并不相悖。东方马克思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之所以强调马克思主义中暴力、专政的成分,这与资本主义不发达的东方国家在新的历史时代面临的人类解放、走上文明道路首先面临的国情和革命任务以及选择的道路有很大关系。东方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不是苦于资本主义的发达,而是苦于资本主义的发展不充分,“解放”因而又增加了一个封建主义的枷锁。列宁、毛泽东都明确谈过这个观点。一个至今人所共知、共识的事实是,社会主义者不可能通过和平的议会斗争的方式取得政权。

        项佐涛:那为什么要那么着急?等资本主义充分发展之后再去取得政权,不是顺理成章吗?

        黄宗良:历史上这种争论发生过多次。问题在于:革命是你想搞就搞,想不搞就不搞的吗?用什么方式,走什么道路也不是在书斋里设计出来的。革命胜利后,因社会主义政权处于资本主义国家的包围中和战争的条件下,共产党人强调通过无产阶级专政来维护权力,是具有合理性的。但需要指出的是,革命不等同于暴力,暴力革命是共产党人不得已而选择的。马克思?#25237;?#26684;斯并未认为,暴力革命是所有国家通向社会主义的唯一道路。恩格斯甚至说过,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国为无产阶级准备了现成的民主?#38382;健?/font>

        项佐涛:如果我们认真研读《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23567;?#31561;著作就会发现,马克思所谈的无产阶级专政是一种无产阶级?#32426;持?#22320;位的民主状态。在共产主义的第一个阶段,当“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25345;?#38454;级的无产阶级手里”之后,国家的暴力?#25345;?#32844;能便逐渐消失,“公共权力就失去政治性质”,取而代之的是社会职能的充分扩展,“尽可能快地增加生产力的总量?#34180;"?#25105;们需要站在更高的层次上、站在人类文明发展史的角?#28909;?#35780;价马克思主义。那么,为什么说马克思主义是人类解放的学说,是人类历史创造的全部知识合乎规律的发展?

        黄宗良:我们先从马克思主义文本本身来?#30784;?#20174;文明的角度出发,我?#24378;?#20197;把马克思主义看做当时“?#20998;?#25972;个历史科学、经济科学和哲学科学的最高发展”②。它吸收借鉴了18世纪和19世纪?#20998;?#30340;文明成果,诸如德国的古典哲学特别是黑格尔哲学以及费尔巴哈哲学、法国的空想社会主义学说、英国的古典政治经济学等。正如列宁所言,马克思主义“绝不是离开世界文明发展大道而产生的一种?#20160;阶?#23553;、僵化不变的学说。恰恰相反,马克思的全部天才正是在于他回答了人类先进思想已经提出的种种问题。他的学说的产生正是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伟大的代表?#23435;?#30340;学说的直接继续”③。

        项佐涛:并且,马克思主义也不否定民主、自由、公正?#28909;?#31867;共同的价?#24213;?#27714;。马克思主义认为,资产阶级?#25345;?#26102;期?#32426;持?#22320;位的概念如民主、自由、平等,在资产阶级那里具?#34892;?#20266;性,资产阶级并不准备和无产阶级共同实现这些价值,而是在用?#38382;?#19978;的自由、平等、博爱,来掩盖本质上的垄断、专制和剥削。因此,无产阶级、共产党?#35828;?#21382;史使命就是实现真正的民主、自由、平?#26085;?#20123;人类共同追求的价值。对此,《共产党宣言》明确提到,共产主义社会将是一个自由?#35828;?#32852;合体,在那里,每个?#35828;?#33258;由发展是一切?#35828;?#33258;由发展的条件。

        黄宗良:的确如此。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主要体现在马克思、恩格斯在批判继承人类思想文化?#21028;?#25104;果的基础上,实现?#33487;?#23398;、经济学的革命性变革,创立?#23435;?#29289;史观和剩余价值学说。正是由于这两块坚实的基石、这两个伟大的发现,社会主义被置于现实的基础之上,由空想变成了科学。

        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还体现在马克思、恩格斯的治学态度上。马克思是如何写作的?我?#24378;?#20197;简单举一些例子:从1850年6月开始,马克思每天在大英博物馆学习研究10小时;到1853年8月,马克思写了厚厚的24本?#22987;恰?#20182;把这些?#22987;?#32534;了号,内容大体包括摘录的资料?#22270;?#30701;的评论、注释,其中还包括各种统计资料、理论文献资料、当时社会上对一些重大问题的争论材料以及马克思自己的精辟评论。关于马克思严谨的治学态度,恩格斯曾说:“只要列举一下马克思为第二卷留下的亲?#20160;?#26009;,就可以证明,马克思在公布他的经济学方面的伟大发现以前,是以多么无?#28909;?#30495;的态度,以多么严格的自我批评精神,力求使这些伟大发现达?#38454;?#23436;善的程?#21462;!雹?/font>

        当然,科学社会主义的经典著作也不是字字句句?#38469;恰?#31185;学”的。其科学性不是体现在对未来社会的预测上。马克思、恩格斯预见的未来社会是“五无”社会:无?#25509;?#21046;、无市场、无竞争、无阶级和阶级差别、无原来意义上的国家。这只是一种预测和设想,而且是以当时的西?#38454;?#26412;主义社会为根据的。

        项佐涛:不错,马克思、恩格斯深知自己学说的时?#31449;?#38480;性,不仅真诚地欢迎批评意见,而且一再强调马克思主义是开放的、发展的学说。例如,马克思、恩格斯多次申明,《共产党宣言》中所阐述的“?#35805;?#21407;理是正确的”,但这些原理的?#23548;?#36816;用“随时随地?#23478;?#20197;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法国的做法可能就不适用于德国。⑤针对当时?#20998;?#20986;现的一些社会主义者将马克思主义教条化的做法,马克思、恩格斯极力反对,认为这种教条化的做法貌似“正?#22330;?其?#30331;?#24688;违背了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实质。恩格斯曾讥讽地说:“关于这种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曾经说过:‘我只知道我自己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大概会把海涅对自己的模仿者说的话转送给这些先生们:‘我播下的是龙种,而收获的?#35789;?#36339;蚤。’”⑥马克思、恩格斯作出的论断并?#24688;?#21477;句是真理”,但时至今日,他们对资本主义的科学批?#23567;?#20026;了全人类解放的革命思想,仍为追求进步的人们提供?#27431;?#23500;的营养。正因如此,《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到现在仍然被认真地研读,《共产党宣言》仍列于美国十所顶尖大学的学生必读书目之中。这也是马克思为?#25991;?#22815;位?#21360;?#21315;年第一思想家?#34180;ⅰ?#21315;年伟人?#34180;ⅰ?#21476;今最伟大的哲学家”之列的原因。

        客观评价马克思主义,还需要澄清一个问题,即消灭?#25509;?#21046;的问题。《共产党宣言》明确宣布,共产党?#35828;?#29702;论概括为一句话就是消灭?#25509;?#21046;。然而,由于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生产力水平起点比?#31995;?且没?#26143;?#20154;经验可以借鉴,共产党人在夺取政权之初曾经急于求成,追求所有制?#38382;?#30340;“一大二公”,结果?#20174;?#36895;则不达,阻碍了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因此,许多人接受了资产阶级的财产观念,认为财产权是?#35828;?#22825;赋权利,?#25509;?#36130;产是人类文明的基础,奉洛克所说的“权力不能?#25509;?财产不能公有,否则人类就进入?#24092;?#20043;门”为金律,从而认为马克思主义的消灭?#25509;?#21046;错了,违背了人类文明。对于这个问题,您是怎么看的?

        黄宗良:消灭?#25509;?#21046;是《共产党宣言》赋予共产党?#35828;?#20351;命,文中提出的消灭?#25509;?#21046;是指在资本主义充分发展的前提下,消灭生产资料私人?#21152;?#21046;。现实社会主义国家的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之前资本主义发展不充分,很多是农业国、半工业国,因而消灭?#25509;?#21046;不是生产力自然发展的结果,在?#23548;?#20013;也确实存在一些过激的做法,甚至出现了?#22336;?#20154;权、无视?#35828;?#23562;严等违背社会主义基本价值的做法。

        应该说,在经济落后的国家,利用资本和资本主义的?#38469;?#21644;管理方式进行社会主义建设,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的。列宁的新经济政策、中国的改革开放?#38469;?#36890;过合理地利用资本主义的因素,为社会主义建设服务。列宁通过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的经验教训深刻认识到,苏俄不可能直接过渡到纯而又纯的社会主义,不能用“直接?#34180;ⅰ?#24378;攻”的方式,因而提出落后国家向社会主义过渡必须通过中间?#26041;?#36802;回过渡,发展国家资本主义。

        在生产力社会化的条件下,?#38498;?#31181;经济?#38382;?#23454;现马克思所主张的社会所有制,从而更有利于调动劳动者的生产积极性、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仍然是一个值得探索的问题。人?#24378;?#20197;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实行的股份制、混合所有制,农村目前实行的三权(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分置中找到思路,得到启?#23613;?/font>

        二、客观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必须全面准确地看待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的关系

        项佐涛:列宁主义是东方国家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学说,与产生于西欧的马克思主义存在着一些差异。因此,列宁主义诞生之后便有一些人认为,列宁主义是马克思主义的异端。请您谈一谈列宁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之间的关系。

        黄宗良:我们在看到马克思主义与列宁主义之间存在一些差异的同时,仍不能否认二者是一脉相承的。那么,列宁对于马克思主义是什么看法呢?列宁强调:“马克思学说具有无限力量……它给人们提供?#21496;?#19981;同任何迷信、任何反动势力、任何为资产阶级压?#20154;?#20316;的辩护相妥协的完整的世界观。”⑦他认为:“马克思的哲学是完备的哲学唯物主义,它把伟大的认识工具给了人类,特别?#27465;?#20102;工人阶级。”⑧从革命的初衷看,列宁主义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关于全人类解放和?#35828;?#20840;面发展的观点,以共产主义为最终奋斗目标,其著作《国家与革命》就是最好的证明。一个没有人剥削?#35828;摹ⅰ?#30495;正完全的、真正没有任何禁止的民主”正是列宁的革命目标。

        然而,列宁与马克思毕竟生活在不同的时代,俄国的国情也不同于马克思作为主要的研究对象的西方国家。在列宁生活的时代,在俄国这样的国家,如何在人类文明发展大道上赶上西方国家,如?#38382;?#24037;人阶级和人民大众得到解放,这些是列宁面临的问题。?#28909;欢?#22269;资产阶级力量相对薄弱,无法完成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那致力于实现社会主义的俄国无产阶级该怎么办?列宁主义回答的就是这个问题。

        项佐涛:在我看来,列宁主义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第一个发展是关于无产阶级政党的学说。马克思?#25237;?#26684;斯对于无产阶级的政治组织——政党的论述并不多,无产阶级政党被看做是无产阶级经济斗争在政治领域的自然?#30001;臁?#22240;此,马克思、恩格斯更加注重无产阶级的革命首创精神,而共产党人“不提出任何特殊的原则,用以塑造无产阶级的运动”⑨。就马克思、恩格斯所参与的无产阶级政治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第一国际来说,它们的组织原则和活动方式是民主?#22270;?#20013;的统一,而且民主重于集中。这体现?#23435;?#27431;政治文化的一些特点。

        那么,西欧无产阶级政党的组织原则和活动方式是否适用于俄国?

        第一,俄国的无产阶级并不成熟,所以需要把无产阶级政党推向前台。列宁曾指出:“我们是工人阶级革命队伍中的一支部队,我们所以走在前面,不是因为我们比其他国家的工?#22235;?#24178;,不是因为俄国的无产阶级比别国的工人阶级高明,而仅仅是因为我国曾是世界上最落后的国家之一。”⑩因此,俄国的无产阶级政党并不是无产阶级的经济斗争在政治领域的自然?#30001;?而是要策划和指挥无产阶级的行动,“无产阶级在争取政权的斗争中,除了组织,没有别的武器”(11)。最典型的?#24405;?#23601;是十月革命胜利后,由于无产阶级不具备管理国家的经验,无产阶级政党采取了“代管制”,即党代表人民管理国家。

        第二,松散的、民主的组织原则不适应俄国革命的现实需要。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的另一派——孟什维克曾经主张照搬西欧社会民主党的组织原则,强调党要实?#23567;?#24191;泛的民主”,实?#23567;?#32852;邦制”,党的各个部分不应该服从整体,部分拥有自治权。与之不同,列宁提出无产阶级政党应当实行民主集中制,应以富有才干和经验的“职业革命家”为核心。“民主集中制”适应了俄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客观需要,?#32423;?#20160;维克党在革命中迅速发展成为一支集中统一、纪律严明、组织严密的无产阶级政党。“民主集中制”也成为世界上所有共产党的组织原则。

        黄宗良:必须强调,民主集中制理所当然地包含民主与集中的关系问题。更为困难的是:民主?#22270;?#20013;如何统一?有没有一?#21482;?#21046;、方法或模型能够保证二者处于一种良性互动之中?其中的度和临界点?#25351;?#22914;何把握?

        我多年前有一个提法:有限的集权和?#34892;?#30340;民主。有限的集权是肯定党的领导的权威、中央政府的权威,但这种权威必须受到限制。那用什么来限制呢?就是用民主来限制,用法律来限制,用制度来限制。这也就是习近?#38454;?#20070;记反复强调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有超?#36739;?#27861;法律的特权。?#34892;?#30340;民主指的是有领导、有组织的民主,是可控制的民主,不是大轰大嗡,不是街头政治,不是无政府主义,不是极?#35828;?#33258;由主义,既要?#24179;?#27665;主政治建设,又要避免动荡和混乱,是社会稳定和谐的民主。其实,这就是毛泽东所说的:“不可以没有自由,也不可以没有纪律;不可以没有民主,也不可以没有集中。这种民主?#22270;?#20013;的统一,自由?#22270;?#24459;的统一,就是我们的民主集中制。”(12)很显然,如何把握民主与集中的辩证关系并不仅仅是一个理论问题和认识问题,更是一个?#23548;?#38382;题。

        项佐涛:如您所说,民主与集中的关系的确需要我们从理论和?#23548;?#19978;作出更多的探索和努力。

        我认为,列宁主义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另一个发展是东方国家的社会主义革命学说,?#30784;?#19968;国革命论?#34180;?914—1916年,列宁研读了大量哲学、经济学著作,完成了《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阐明了自《资本论》发表后50年来资本主义的新变化,概括和总结?#35828;?#22269;主义的阶段性、发展趋势,作出了“帝国主义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前夜”的论断,为发动十月革命做好了理论准备。二月革命后,在革命?#38382;?#19981;断发展的情况下,无产阶级将?#38498;沃中问?#22842;取政权成为列宁重点思考的问题,为此,他先后写下了《论口号》《国家与革命》?#31471;?#26376;提纲》等一系列著作。列宁认为,在沙?#39318;?#21046;制?#35748;?人民群众没有进行和平的、所谓“合法”斗争的条件,完成民主革命只能诉诸暴力,来打碎旧的国?#19968;?#22120;;提出必须使俄国革命过渡到社会主义革命的准备阶段,并提出“俄国革命将拉开世界社会主义革命的序幕”的论断。“一国革命论”为十月革命提供了理论依据,也为落后国家的无产阶级指明了行动方向,从而开启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的时代。

        黄宗良:评价“一国革命论?#34987;?#38656;要认识到,革命的爆发是不以?#35828;?#24847;志为转移的,革命政党应当顺应?#38382;?与社会跳动的脉搏息息相通。脱离?#23548;?盲目发动革命,是“左”倾冒险主义;瞻前顾后,跟不上?#38382;?是右倾保守主义。?#32423;?#20160;维克发动十月革命是顺应了俄国当时社会发展的?#38382;?#21644;人民的期望的。俄国革命来得这么快,列宁事先也没有预测到。

        项佐涛:列宁主义对于马克思主义的第三个发展是东方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学说。夺取政权后怎么办?跨?#38454;?#26412;主义的“卡夫丁峡?#21462;?#21487;能吗?列宁搞社会主义建设有一个重要的思路:在苏维埃先进制度的基础上赶上?#20998;?#22269;家,缩短资本主义行程,减少痛苦。列宁指出:“我们为什么不能首先用革命手段取?#20040;?#21040;这个一定水平的前提,然后在工农政权和苏维埃制度的基础上赶上别国人民呢?”(13)我觉得这是列宁在俄国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问题上的一个极其重要的论点。您怎么看待列宁的东方国家社会主义建设学说?

        黄宗良:列宁搞社会主义建设并不是关起门?#30784;?#21333;干”,而是注重利用资本主义的先进文明成果,把无产阶级不仅看成是资本主义的掘墓人,还看成是资本主义文明的后继者。对此,列宁有过许多精辟的论述。例如:“共产主义就是苏维埃政权加全国电气化”(14);“乐于吸收外国的好东西:苏维埃政权+?#31456;?#22763;的铁路管理秩序+美国的?#38469;?#21644;托拉斯组织+美国的国民教育等等等等”(15);“社会主义能否实现,就取决于我?#21069;?#33487;维埃政权和苏维埃管理组织同资本主义最新的进步的东西结合的好坏”(16);“社会主义共和国不同世界发生联系是不能生存下去的,在目前情况下应当把自己的生存同资本主义的关系联系起?#30784;?17),等等。列宁的上述观点甚?#37327;?#20197;概括为:苏维埃政权、制度+西方文明成果=社会主义。显然,列宁的目标是清晰的,即建设文明社会。列宁在这一点上同斯大林有很大区别。斯大林在提出资本主义“总危机?#34180;ⅰ?#19968;国建成社会主义”和“两个平行市场”理论后,强调单一公?#23567;?#25351;令?#32422;?#21010;、平均分配、内向经济、个人崇拜和阶级斗争等,而将市场、商品、货币等贴上资本主义的标签,并对这些内容加以拒绝。斯大林思路的特征也是明晰的,即强调用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手段实现社会主义。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过高估计政权、制?#21462;?#19978;层建筑、思想文化对社会发展的推动作用,会导致过犹不及,最终会阻碍生产力的发展。列宁曾高估了世界社会主义的实现速度,称他们那一代人就会看到国际苏维埃共和国的建立,如果西方革命起不来,就要通过“单干”坚持下去,甚至提出在反对野蛮势力时,“不惜采用独裁的方法”(18)。十月革命后,?#32423;?#20160;维克创造了契卡(全称为“全俄肃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员会”,简称“全俄肃反委员会”,契卡是俄文的缩写音译),是“用非常手段同一切反革命分子作斗争的机构?#34180;?#30340;确,暴力专政在当时的条件下不可避免。问题是,什?#35789;?#37326;蛮势力?如果你对付的不是野蛮势力,那问题就大了,就会伤害到无产阶级、共产党和党的干部、广大民众,加速工业化、农?#23548;?#20307;化、大清洗就是惨痛的教训!

        列宁的突出特点就是实事求是,根据现?#30331;?#20917;的变化来作出政策调整。他无数次强调,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准备忍受几千个困难,准备作几千次尝试,而且,我们在作了一千次尝试?#38498;?准备去作一千零一次尝试。”(19)1920年秋后,继续实施战时共产主义政策加重?#33487;?#21518;病态综合征,引发了全面危机,?#29616;?#23041;胁到俄共(布)的执政地位。于是,列宁坦率地承认:“现实生活说明我们错了。”(20)因此,俄共(布)十大决定实施新经济政策,新经济政策就是对战时共产主义政策的纠偏。列宁的灵活性是斯大林所缺乏的。

        三、客观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必须充分认识社会主义的曲折性、长期性

        项佐涛:东欧剧变后,否定马克思主义、否认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历?#20998;?#32467;论”一时甚嚣?#26087;稀?#23458;观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必须充分认识社会主义的曲折?#38498;统?#26399;性,避免简单化思维。不能盲目乐观,要知道,现实社会主义国家进行的社会主义建设无先例可循,需要经过极其艰难困苦的探索,需要具备巨大的牺牲精神;也不能盲目悲观,社会主义一旦遭受挫折?#22836;?#22797;,就放弃了理想信念,认为社会主义失败了。应该说,社会主义事业就是在不断总结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35780;?#21069;行的,没有对中国改革开放前社会主义经验教训的总结,没有对东欧剧变的深刻反思,就没有中国道路的“伟大奇迹?#34180;?#24744;认为我们应该怎么看待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失败与挫折?这些经验教训对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24515;?#20123;借鉴意义?

        黄宗良:如实地把社会主义看成一个长期、曲折的发展过程,就可以避免对社会主义运动采取简单否定的态度,就会更加珍重历史发展中的一切有价值的制度和思想成果。苏东剧变后,我们认真总结了苏东国家社会主义建设、改革和剧变的经验教训,但对于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留下的遗产总结得还不够。苏联东欧的社会主义虽然失败了,但它并不是一无是处,不是历史不可翻开的黑暗一页,而是在苏联东欧大地上留下了宝贵的遗产。例如,苏东国家的现代化是在社会主义时期起步和基本完成的,社会主义时期建立的医疗保?#29616;贫取?#25945;育制度在苏东剧变后大部分被保留了下?#30784;?#21448;如,俄罗斯联邦1993年宪法第41条明确规定,政府应向居民免费提供医疗,相应的预算应通过政府拨款、保?#25112;?#32435;和其他来源负担;匈?#35272;?#31561;国实行免费教育,不仅涵盖小学和中学,而?#19968;?#28085;盖幼儿园。

        苏东国家虽然在苏联模式的框架下进行了有限改革,也未能走出苏联模式,但苏联?#25237;?#27431;各国共产党在艰难曲折的社会主义?#23548;?#20013;进行的诸多尝?#38498;?#25506;索,为世界社会主义理论宝库增添了许多宝贵的遗产。例如,?#31456;诚?#22827;时期的“解?#22330;?柯西金的“计划工作和经?#20040;?#28608;新体制”的改革;匈?#35272;?#30340;“静?#37027;?#30340;改革?#34180;?#32852;盟政策和被称为“第三种社会主义模式”的新经济体制;以铁托为首的南斯拉夫共产主义者联盟实行的从工人自治到社会自治的制度,其中的“代表团制?#21462;?#23588;其具有很高的理论和?#23548;?#20215;值。所以,我们不能简单地“以成败论英雄?#34180;?/font>

        中国的改革开放首先借鉴的就是这些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经验。改革开放之初,中国派出了一些代表团出国考察,最后得出的结论是,?#24052;?#22269;企业管理确实有好经验值得借鉴。现在我们的上层建筑确实不适应,非改革不可”(21)。中国的改革怎么改?参照物是什么?当?#26412;?#26159;学习匈?#35272;?#21335;斯拉夫等?#20540;?#22269;家。当时,中国政府代表团频?#32972;?#35775;东欧国家,而?#19968;古?#20986;了许多留学生去这些国家学习。只不过东欧的社会主义在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也遇到了很大困难,我们才转向学习?#25226;?#27954;四小龙”和欧美国家的经验。

        项佐涛:到了20世纪80年代末期,东欧国家的改革陷入了空前的困难境地,经济?#38382;?#24694;化,长期积累的各种社会矛盾集中爆发,像雪?#28010;频?#21457;生了剧变,共产党丧失了执政地位。苏东剧变的教训有两点需要特别注意:一是一个国家的社会制度是不能移?#30149;?#29031;搬别国的,社会主义制度更不能靠武力来维持;二是苏联模式的“左”的机制、政策、做法,只会损害社会主义的名声和削弱社会主义的优越性。

        黄宗良:的确,社会主义是一项需要不断探索、逐渐积累、逐步实现的伟大工程。随着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人类文明在不断进步,人们的民主意识、自由意识、平等意识都在不断增强。在西方,社会主义者以驯服资本主义为己任,福利国家制度的建立和完善、普选制度的逐渐确立,不可否认都打上了社会主义的烙印。第一国?#36866;?#26399;,社会主义运动奋斗的两项重要内容不就是争取八小时工作和普选权吗?在东方,社会主义者以缩短资本主义的痛苦、加速现代化和社会主义实现的进?#28059;?#24049;任。但是,需要注意的是,?#35828;?#20027;观能动性尽管能够加速或者减缓社会主义实现的进程,但社会主义不是?#23435;?#35774;计出来的,也不是可以?#23435;?#21462;消”的,它的实现是社会发展客观规律使然,是历史的必然。

        项佐涛:苏东剧变后的“回归”?#20998;?是否就意味着社会主义在这些地区失败了?恐怕这些地区的人自己都不同意,苏东剧变只意味着原苏东地区“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的失败。?#23548;?#19978;,教条式的社会主义的衰落反而为社会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新的契机,其中最为重要的表现就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兴起,社会民主党占据了东欧政坛的半壁江山。作为中下层民众利益的代言人,社会主义政党(无论是社会民主党还是存留下来的共产党)在转型中不断纠正右翼政党的激进转型政策,成为新制度的重要构建者,并且依据各国国情、历史传?#22330;?#33258;身政治地位等,从不同角度解释?#22836;?#23637;了社会主义,增加了世界社会主义运动的内容和活力。如今,东欧地区“如日中天”的民粹主义也包含着许多社会主义因素,是中下层民众对转型成果分配不均、主流政党贪污腐败和代表性削弱等问题的激进回应,是东欧民众不满于完全照搬?#20998;?#27169;式的另类选择。从其诉求和?#23548;?#30475;,民粹主义可以看做是介于苏联模式与?#20998;?#27169;式之间、更靠近?#20998;?#27169;式的“第三条道路?#34180;?/font>

        在中国,民众的民主意识、平等意识为何这么强烈?为什么?#20064;?#22995;这么憎恶为富不仁、官员特权腐败?这是长期以来的社会主义教育的结果。中国古代虽然有民本、清官文化,但是儒家思想的主?#38469;恰?#21531;君臣?#20960;父?#23376;?#21360;?让不同社会阶层的人各尽其职,各安天分,不能?#23567;百?#36234;?#34180;ⅰ?#38750;分”之想。尽管常?#23567;?#29579;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呼喊,但到头来还是想自己成为“王侯将相”,这与社会主义民主意识有着根本的不同。

        可以说,无论是在原苏东地区还是在中国,民众反对的不是社会主义,而是反对对社会主义的歪曲,反对假社会主义;民众反对的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反对对马克思主义的歪曲,反对假马克思主义。

        四、客观评价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地位,必须正确认识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伟大成就

        项佐涛: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的社会主义走出了一条既不同于苏联模式、又不同于西方新自由主义模式的发展道路,创造了“中国奇迹?#34180;?#25105;们讲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和影响,自然要浓墨重彩地讲当代马克思主义的最重要成果。您认为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作出?#22235;?#20123;贡献?

        黄宗良: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和执政经验是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在不少方面搬用了苏联模式。改革开放之后,中国改变?#33487;?#25644;苏联模式的发展观念和战略,放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实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发展(首先是经济发展)是硬?#35272;?冲破了封闭半封闭的状况,实行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逐步打破城乡二元结构,鼓励社队办企业,鼓励农民进城务工;把改善民生置于重要地位,并兼顾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利益;等等。改革开放之初,中国面临的最迫切任务是解决十亿?#35828;?#28201;饱问题,解决广大民众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的问题,因而不可能一下子完全改变外延式、粗放?#22836;?#23637;方式。当时,我们强调总量增长,强调做大蛋糕,注意力不可避免地会集中到GDP的增长速度上,强调效?#35270;?#20808;,公平暂时被放在“兼顾”的位置,让能富的“先?#40644;鵠础?“共富?#34987;?#26410;引起足够的重视。在20世纪末21世纪初,中国的发展出现了不少新的矛盾和问题,如贫富差距过大、地区和城乡发展?#40644;?#34913;,资源浪费?#29616;亍?#21033;用?#23454;?环?#31216;?#22351;、污染?#29616;?官场腐败等,这些?#38469;?#20256;统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

        针对上述情况,2003年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科学发展观,?#30784;?#22362;持以?#23435;?#26412;、树立全面、协调、可?#20013;?#30340;发展观,促进经济社会和?#35828;?#20840;面发展”,强调统筹城乡、区域、经济与社会,人与自然,对内对外政策的协调发展。然而,由于人们对社会主义的发展、对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的认识有一个过程,由于一些规章制度尚不健全、执行不够得力,由于西方新自由主义的影响,也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固化及其对改革造成的阻力,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路并?#40644;教?科学发展观的实施效果并未充分显现。到党的十八大以前,贫富差距、环?#28548;廴尽?#24178;部腐败等问题依然十分突出。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在推?#23567;?#20116;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和“四个全面”的战略部署中,继续完善科学发展观念,在党的十?#31169;?#20116;中全会提出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五大发展理念?#34180;?#36825;不仅在中共党史上,而?#20197;?#19990;界社会主义国家历史上?#38469;?#21069;所未有的。

        项佐涛:中国在政?#25105;?#35782;、政治理念方面的变化也是巨大的。中国共产党纠正、修正了世界和中国社会主义历史上曾经出现的一些错误和片面认识,强调?#22270;?#25345;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坚持以“人民群众满意不满意,人民群众答应不答应”作为中国共产党考虑问题、制定政策的标准。请您谈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黄宗良:为了更精确地阐明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理念的变化,我?#24378;?#20197;将其概括为?#21360;?#20004;个凡是”到“两个顺应”,?#21360;?#20004;杆?#21360;?#21040;“两心”,?#21360;?#20004;个个人”到“两个主体?#34180;?/font>

        “两个顺应”,?#27492;?#24212;世界发展的进步潮流,顺应广大民众的要求和意愿。这是40年来党的文献和领导人讲话中一再强调的执政理念。从华国锋、叶剑英等中共领导人毅然决然,一举粉碎“四人帮”反革命集团与周恩来总理逝世后发生的曾被定性为“反革命?#24405;?#30340;“四五?#24405;?从邓小平等党的领导人决定?#29616;?#20154;民公社制?#21462;?#23454;行联产承包责任制与?#19981;?#23567;岗村18户农民冒着极大政治风险开“黑会?#34180;⑼低?#20915;定搞包产到户以自救的关系中,我?#24378;?#20197;理解这?#33267;?#20154;刻骨铭心的历史教训。

        “两心”,即争取党心和民心。在“文化大革命”中,?#30452;?#26366;提出有了枪杆子和笔杆子,就可以夺得权力,巩固权力。“两杆?#21360;?#24403;然十分重要,但是,“两杆?#21360;?#22914;果失去党心和民心这“两心”,就是软弱无力的。?#30452;?#21644;“四人帮”集团的垮台,深刻证明了这个?#35272;懟?/font>

        “两个主体”,即坚持人民群众是社会主义社会的主体,广大共产党员是党组织的主体。这也是党的历史文?#23376;?#20854;是改革开放以来的文件一再申明的,是?#21360;?#20004;个个人”(?#27492;展?#31561;执政共产党党内曾经发生的“个人专权?#34180;ⅰ?#20010;人迷信”)造成的对党的事业、对社会主义事业的?#29616;?#21361;害中产生的。

        项佐涛:在上述执政理念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总结了一系列重要经验。其中最重要的是正确理解和稳妥地解决三组三者关系:把改革的力?#21462;?#21457;展的速度和社会的可承受度有机统?#40644;?#26469;;把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有机统?#40644;?#26469;;把马克思主义、中华民族?#21028;?#20256;统文化和西?#25509;判?#25991;明成果有机统?#40644;鵠础?#36825;是对十月革命以来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理论的重要继承?#22836;?#23637;,是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重要内容。那么,您是怎么认识这三组三者关系的?

        黄宗良:这三组三者关系,涵盖了社会经济、政治法律、文化思想这些最主要的领域,经得起科学理论的推敲和?#23548;?#30340;检验。只要我们党根据政治经济?#38382;?#30340;发展坚持并不断充实、丰富这三项重要经验,就可以避免出现全?#20013;浴?#26681;本性也就是习近?#38454;?#20070;记说的?#26263;?#35206;性”的错误,“两个?#35805;?#24180;”的伟大目标就一定能够实现。

        首先,要实现改革的力?#21462;?#21457;展的速度和社会的可承受度有机的统一。这是中国共产党认真总结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建设教训后得出的结论。从?#31456;诚?#22827;因改革不适应社会的可承受程度而下台;到勃列日涅夫“纠偏”求稳定、怕变革、不改革,结果造成社会发展的停滞;再到戈尔巴乔夫单纯地讲改革,拒绝讲改良,从而引起社会全面失控、经济滑坡、改革翻?#24608;?#33487;联解体,这深刻证明了发展、改革、稳定三个“?#21462;?#30340;有机统一是何等重要!因此,邓小平强调,“发展是硬?#35272;懟?“稳定压倒一?#23567;?胡锦涛提出,“稳定是硬任务”,“是领导者第一责任”等。这些?#38469;?#38750;常正确的,是不可动摇的。但这并不意味着改革就是“软?#35272;懟薄ⅰ?#36719;任务?#34180;?#24403;前的中国,不加强改革力度和深度,就无法破除和化解影响发展和稳定的“硬?#20064;?就无法搞好“第一要务”和“第一责任?#34180;?#20826;的十九大提出“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是当前实现这三个“?#21462;?#26377;机统一的正确方针。

        其次,要坚持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的有机统一。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本质特征,依法治国是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式,党的领导是人民当家作主和依法治国的根本保证,三者统一于中国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伟大?#23548;?#19977;者的“有机统一?#26412;?#26159;指,加强党的集中统一领导的目标是实现人民解放、真正当家作主;根本任务是发展人民民主,努力改善民生;没有人民民主,要保持党的先进?#38498;?#32431;洁性、巩固党的执政地位,都无从谈起。同时,社会主义民主只有在党的领导下才能真正实现,否则,中国甚?#37327;?#33021;退回一盘散?#22330;?#22235;分五裂的境地,届时又将何谈民主,何谈民生!此外,坚持党的领导和实现人民当家作主都必须依宪、依法、依规进?#23567;?#20219;何组织和个人都必须依法办事,谁都没有超?#36739;?#27861;?#22836;?#24459;的特权。决不?#24066;?#20197;言代法,以权压法,逐利违法,徇私枉法。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依法治国三者关系的如此确定,是十月革命后社会主义百年?#23548;?#32463;验中最重要的政治经验,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一份沉甸甸的思想理论成果。

        最后,要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华民族?#21028;?#20256;统文化和西?#25509;判?#25991;明成果的有机统一,要摆正这三种文化在建设社会主义文化中的位置。文化建设是中国现代化建设中最复杂和最艰难的任务。尽管中共历来对三种文化的相互关系有过明确的表述,但时至今日,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争论仍然最为激烈、分歧仍然最为深刻。马克思主义、中华民族?#21028;?#20256;统文化、西方先进文明成果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中应各就其位,要到位,不能错位,也不能越位。我们的文化自信,不仅是对传统文化的自信,更是对马克思主义的自信。脱离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政党就会“丧魂落?#24688;?马克思主义没有民族化,就会导致“魂不附体?#34180;?#25105;们自信能够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以中华民族?#21028;?#20256;统文化为根基,积极吸收国外?#21028;?#30340;文明成果,建设灿?#27809;?#29004;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

        特别应该强调的是,中国正在走的这条路是历史形成的,是从?#40644;?#25112;争?#38498;?70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后90多年、新中国成立后60多年的艰难曲折、长期艰辛探索中走出来的。我们今天走的这条路,不是从书本中找到的,而是从?#23548;?#20013;走出来的。我们走在改革的道路上,在一些方面也是走在由“反常”到“?#20826;!?#30340;路上。在那些“反常”的地方,我们要回归常规、常态、常理、常情、常识。但这丝毫不表明我们要回到老路上去,我们走的是改革创新、破除陈规、前人没有走过的路,是要在排除两个极端中蹚出一条新路?#30784;?#22240;此,我们要回归的可以说是新的“常规?#34180;ⅰ?#24120;态?#34180;ⅰ?#24120;理?#34180;ⅰ?#24120;情?#34180;ⅰ?#24120;识?#34180;?#36825;就是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和制度的自信。

        注释:

        ①《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2009年版第52页。

        ②《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2009年版第295页。

        ③《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2009年版第66-67页。

        ④《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6卷2009年版第4页。

        ⑤《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2009年版第5页。

        ⑥《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10卷2009年版第590页。

        ⑦《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2009年版第67页。

        ⑧《列宁专题文集·论马克思主义》2009年版第68页。

        ⑨《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4卷2009年版第3页。

        ⑩《列宁全集》第34卷1985年版第219页。

        (11)《列宁专题文集·论无产阶级政党》2009年版第158页。

        (12)《毛泽东文集》第7卷1999年版第209页。

        (13)《列宁选集》第3版修订版第4卷第777页。

        (14)《列宁选集》第3版修订版第4卷第364页。

        (15)《列宁全集》第2版第34卷第520页。

        (16)《列宁选集》第3版修订版第3卷第492页。

        (17)《列宁全集》第2版第41卷第167页。

        (18)《列宁选集》第3版修订版第4卷第494页。

        (19)《列宁全集》第2版第34卷第379页。

        (20)《列宁选集》第3版修订版第4卷第570页。

        (21)《华主席和中央政治?#33267;?#23548;同志听取谷牧同志访问?#20998;?#20116;国的情况汇报时的重要指示(1978年6月30)》,参见房维中?#23545;?#39118;浪中前进:中国发展与改革编年纪事》1977—1978年卷第129页(内部资料)。

       

          (本文刊于《马克思列宁主义研究》2018年第10期)

      作者简介

      姓名:黄宗良 项佐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四川快乐12走势结果图 高博亚洲线上娱乐 双色球预测专家爱彩网 买江西时时彩的技巧 安徽快3走势图今天快3 广东26选5微信群 500彩票网数据分析 江苏11选5基本走势图 足球指数网足球打开 内幕贴士 3d开机号凤彩网 重庆快乐10分爱彩乐 云南时时彩同步在线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期期公开六肖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