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政治学 >> 学人专栏 >> 青觉
      中国民族政治学的发展与话语体系构建
      2019年02月20日 11:01 来源:探索2018年01期 作者:青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经过近30年的发展, 中国民族政治学在学科体系建设、基础理论研究、研究方法体系建设以及服务中国民族政治发展上成绩斐然, 形成了一个身份独特的学科。然而, 在新兴学科建设、中国学派理论建设、研究方法规范和理论联系?#23548;实?#26041;面?#28304;?#22312;较为明显的不足。面对新时代提出的新要求, 中国民族政治学在实现主体发展的同时, 要突出自身话语体系的构建。具体而言, 需要深化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体系, 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政治理论;以中国民族问题为导向, 形成混合式的研究方法体系;充分实现学科的社会价值, 讲好中国民族政治发展?#36866;隆?/font>

        关键词:民族政治学; 学科发展; 学术与治术; 话语体系; 问题导向;

        作者简介: 青觉 (1957—) , 男, 博士,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院长, 教授, 博士生导师。;

        收稿日期:2017-11-08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特色民族团结理论与?#23548;?#30740;究” (16AMZ004) , 项目负责人:青觉;

        政治学是一门古老的学科, 主要研究政治现象和政治行为。近代中国政治学于1898年产生于京师大学堂, 仅比现代政治学的发源地美国晚了十几年[1]。?#19978;?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时, 将政治学视为资产阶级伪科学而取消[2]。直到1979年邓小平在理论工作务虚会上提出“政治学、法学、社会学以及世界政治的研究, 我们过去多年忽视了, 现在需要赶快补课”[], 政治学才获得新生。作为政治学分支学科的民族政治学产生于20世纪90年代[4]。经过多年的发展, 中国民族政治学在民族国家理论、民族政治发展、民族政治文化、民族政治参与、民族政治关系和少数民族权利等研究领域成果丰硕, 建立了较为完整的学科体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南开大学、云南大学等多个机构培养了一批民族政治学人才, 为多民族国家的统一、稳定、团结和发展提供了理论和智力支持。然而, 随着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向纵深?#24179;? 我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生态发生深刻变化, 所面临的国际形势瞬息万变, 对民族政治学提出了新的要求。这就需要民族政治学人根据中国民族政治?#23548;? 实现中国民族政治学研究的转向, 即在实现主体发展的基础上, 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民族政治学话语体系。

        1 中国民族政治学的学术与治术

        从学科发展史的角度来看, 民族政治学形成了学术和治术?#25945;?#20027;线。前者是关于中国民族问题的政治理论思?#23478;?#21450;中国政治研究中的民族议题探索;后者?#27465;?#21629;?#23548;?#21644;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关于解决中国民族问题的经验总结。依据这?#25945;?#32447;索, 从学科发生学的角度可将其发展?#27835;?840—1949年、1949—2007年、2008?#20004;?#19977;个阶段。

        1.1 民族觉醒与民族解放时期 (1840—1949年)

        鸦片战争打开了中国国门, 一些开明士大夫开启了挽救民族危机的道路, 在“师夷长?#23478;?#21046;夷”的道路上翻译了一批关于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论著, 如严复翻译的《天演论》?#23545;?#23500;》《法意》等。这些关于西方的介绍性译著客观上推动了部分开明人士民族意识的觉醒。随着民族危亡程度的加深, 以康有为、梁启超为首的维新派发现仅学习西方?#23478;?#38590;以奏效, 主张学习西方政体[], 倡导“平满汉之界”。以孙中山为首的革命派主张“驱除鞑虏, 恢复中华”以推翻封建帝制, 后来提倡“五族共和”。随后孙中山发现中国的民族不止五种后, 又提倡“中国各民族自求解放, 中国境内各民族一律平等”[6]591。1939年顾颉刚提出“中华民族是一个”, 认为汉、满、蒙、回、藏“五族之说”?#30340;?#20013;国人作茧自缚。

        中国共产党在革命?#23548;?#20013;逐渐形成了一套关于民族独立和解放的科学理论。党以实事求是的精神, 探索出了适合中国国情的民族解放和自治道路。仅举几个方面说明:一是建立地方民族自治政府, 探索各民族团结之路, 并及时总结经验予以推广;二是制定?#32479;?#21488;各种民族政策, 以指导各民族解放和保障各民族平等权利, 如毛泽东在《论新阶段》中提出“允许蒙、回、藏、苗、瑶、夷、彝、番各民族与汉族有平等的权利, 在共同抗日的原则之下, 有自己管理自己事务之权, 同时与汉族联合建立统一的国家”[7]595;三是注重培养各民族革命?#27465;? 以领导各民族解放, 如培养成功领导内蒙古地区革命运动的乌兰夫等。

        可见, 这一时期关于民族独立和解放的思想与?#23548;?#30456;互?#24674;?#22312;一起, 一是以学术理论指导民族政治?#23548;?(如晚清仁人志士的活动) ;二是以?#23548;?#32463;验来丰富民族政治理论 (如抗战时期中国共产党民族区域自治理论的形成) 。然而, 这一时期民族国家独立目标的实现, 只是拉开了民族整合和治理的帷幕。

        1.2 民族国家构建与发展时期 (1949—2007年)

        新中国的成立标志着我国民族国家的独立, 但经过百年屈辱的中国百废待兴, 多民族国家构建与整合的目标?#24418;?#23436;成。如何将各民族整合于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内是党和政府面临的重要课题:一方面?#27465;?#27665;族社会发展极不平衡, 如当时的藏族处在封建农奴社会, 傣族和大小凉山的彝族?#25925;?#22900;隶制度, 甚至一些边疆民族地区处在原始社会末期;另一方面是少数民族名目繁多, 到底中国有多少个少数民族谁也说不清。面?#28304;酥智?#20917;, 党和政府?#26376;?#20811;思主义民族理论和政治思想为指导, 构建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制定民族优惠政策, 充分保障各个民族的基本权利, 实现民族的平等发展。与此同时, 一大批优秀的民族政治研究成果也相伴而生。这从道路选择、制度建立、政策?#23548;?#19977;个方面得以显现。

        其一, 道路选择上的治术与学术。中国共产党在?#23548;?#20013;摒弃了苏联的联邦制, 选择了单一制下的民族区域自治制?#26085;?#19968;独特的社会主义民主模式。?#37011;?#29420;特是因为它是一种政治与经济因素、民族与区域因素以及中央集权与地方自治有效结合的人民民主模式。一方面通过人民代表大会制?#21462;?#25919;治协商制度来确保各族人民在国家政治生活中主?#23435;?#30340;地位;另一方面又通过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来保障各民族当家作主的权利, 并通过制定民族区域自治法来维护各民族平等的权利。针对这些现实问题, 民族政治学界围绕“多元一体”“国家认同”“民族国家构建”等议题形成了丰富的研究成果,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30740;?#36890;先生的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理论。

        其二, 制度建立与发展中的治术与学术。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与其他政治制度一样, 是嵌入一定经济、社会和文化之中的, 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新中国成立以来, 党和政府坚持群众路线, 以人民群众之所需为出发点, 调整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21462;?#36825;一点从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在国家法律中的地位便可知, 在1954年宪法、1982年宪法中称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国家的正确道路, 而2001年《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决定》中明?#20998;?#20986;民族区域自治制度是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2007年党的十七大确立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为国家的一项基本政治制?#21462;?#36825;一时期, 民族政治学界围绕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研究成果颇丰。

        其三, 政策?#23548;?#20013;的治术与学术。新中国成立后, 为保障各个民族的共同发展, 国家颁布和实施了一系列民族优惠政策, 如统收统支的财政政策、重点倾斜的生产力布局政策、补贴的民族贸易政策等。此外国?#19968;?#20197;法律的形式规定各少数民族宗教信仰自由、双语教育、扶贫政策、民族发展政策等, 并适时提出西部大开发、兴边富民、对口支持等政策, ?#23548;?#35777;明这些政策在促进各民族发展方面作用突出。围绕着政策制定的民主化、科学化及其政策绩效, 民族政治学人及时总结经验, 并将其理论化。总的来说, 这一时期学术与治术中的民族理论与民族政治?#23548;?#26159;相得益彰的, 是一?#33267;?#24615;互动的关系。

        1.3 民族国家全面发展与崛起时期 (2008年?#20004;?

        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作为一项基本政治制度, 在民族国家发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然而, 民族事务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2008年拉萨“3·14”?#24405;?#19982;2009年乌鲁木齐“7·5”?#24405;?#20351;政界和学界出现质疑或?#27492;?#27665;族区域自治制度和党的民族政策的不同声音, 民族地区的治理也出?#20013;?#24773;况、新问题。在治术方面体?#27835;?#22914;何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和“一带一路”建设等指引下实现民族地区的扶贫攻?#24119;?#20840;面建成小康社会以及民族事务治理的现代化。在学术方面主要体?#27835;?#23545;新出现的民族问题?#29616;?#20197;及要不要坚持党的民族政策的争论。针对这些问题, 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中国民族问题是一个伪命题, 因为民族问题是社会问题的一部分, 无特殊性可言, 主张废除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另一种认为中国民族问题已经岌岌可危, 政治色彩浓厚, 甚至到了威胁民族团结、稳定的危?#31449;?#22320;, 主张调整现有民族政策, 民族问题应该“去政治化”。2014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之后, 此种争论方才在一定程度上休止。然而, 在新形势下出?#20013;?#30340;民族现象、民族问题仍需要民族政治学人去?#29616;?#21644;探讨, 实现学术与治术研究的相得益彰。就目前民族政治学的发展来看, ?#28304;?#22312;一些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青觉 工作单位: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