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首页 >> 政治学 >> 学人专栏 >> 青觉
      晚清与民国时期的自由民族主义评析
      2019年02月20日 11:04 ?#19995;矗?#40657;龙江民族丛刊2018年01期 作者:朱鹏飞 青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 要:作为意识形态而言, 民族主义与自由主义一样均为现代性的产物。在传统国家向现代国家转变的过程中, 二者往往以难分彼此的合体形式出现;在这一过程当中, 民族主义作为内部动力披着自由主义的外衣四处寻找适合的土壤。中国的晚清与民国时期可谓是传统的千年迈向现代的过渡, 在这“千年未有之变局”过程之中, 自由民族主义这一合体发挥了功不可没的作用;本文以晚清、民国为时代背景, 在现代性为分析框架之下, 试图从合体与解体两个层面对这一时期的自由民族主义进行评析。

        关键词:晚清; 民国; 自由民族主义; 现代性;

        作者简介: 朱鹏飞 (1989-) , 男, 河南中牟人, 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2015?#31471;?#22763;研?#21487;? 主要从事民族政治学、民族社会学、民族主义研究;; 青觉 (1957-) , 男, 甘肃天祝人, 中央民族大学中国民族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33322;?#25480;, 博?#21487;?#23548;师, 主要从事民族政治学等研究。;

        收稿日期:2017-12-23

        基金: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中国特色民族团结理论与?#23548;?#30740;究” (16AMZ004, 项目负责人青觉) 阶段成果;

        自由民族主义 (Liberal Nationalism) 是以色列学者耶尔·塔米尔 (Yeal Tamir) 提出的一个概念;它是指以自由主义为目的的民族主义, 是以自由主义理念为民族共同理念的民族主义[1]5。现代国家是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携手缔造的结果, 自由民族主义是二者在形塑现代国家过程中联姻的结合体。历?#39134;? 大凡处于传统国家向现代国家转变的时期, 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的这种结合都非常紧密, 二者往往互为目的, 彼此相互促进以完成现代国家内外秩序的建立, 比如16世纪的?#20998;蕖?9世纪的世界殖民地、以及晚清与民国时期的中国。近年来, 学术界关于自由民族主义这一议题的讨论多集中在思想史领域内单纯针对思想家个人的思想进行讨论, 忽略了?#20113;?#26412;身作为意识形态的力量在社会具体时空下?#23548;时?#37327;因素的考察, 因而难以?#20113;?#20135;生的?#23548;?#20316;用进行评析。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这对当今时代最具生命力而又?#27492;?#20114;不相容的世界主流意识形态, 为何曾经能够在历?#39134;?#20570;到彼此融合, 为何这种结合在西方和中国取得了完全不同的效果, 又是什么因素使得自由民族主义走向了解体?本文试图以中国为具体案例, 以晚清、民国作为时代背景来对自由民族主义的中国之旅作一次全面剖析, 探索其得以生成、演变、解体的内外机制, 并期望在西方经验的?#26085;?#20043;下对现代性本身进行?#27492;肌?/p>

        一、现代性与主体自觉: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在西方的生成路径

        吉登斯在对现代性进行描述时打破了长久以来社会进化论的叙事, 他认为现代性的“断裂” (discontinuities) 特性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把我们抛离了所有类型的社会秩序的轨道, 从而形成了其社会形态;现代性的动力机制导致了社会体系的脱域 (disembedding) (1) , 并且通过影响个体和团体行动的知识的不断输入, 来对社会关系进行?#27492;?#24615;的定序与再定序[24,14]。对于西方世界来说, 现在通常所说的现代, 在时间的断裂意义上, 则是针对中世纪。现代性的过程, 用韦伯的说法就是一个除魔化的过程, 也是一个理性化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 人开始了自我发现, 教会受到了质疑, 社会的宗教色彩开始淡化, 个人主义的种子开始萌发, 世俗生活逐渐获得了肯定[3]。从哲学上而言, 笛卡尔的理性主义奠定了现代主体哲学;笛卡尔的主体, 是一?#27835;?#24605;和理性。福柯评价称“笛卡尔时期”的主体哲学将被遗弃了千年之久的“关心自己”这一古已有之的哲学论题重新赋予了它现代的地位和意义;作为主体的个人被重新发现不仅代表着主体在“向它自身的回归”, 而且是在完成一次伟大的主体性转向, 从而把注意力由外而转向“内”[4,5]。如果说宗教神权的瓦解象征着作为个体的人走向“个体的主体自觉”, 那?#35789;?#20439;王权的垮台则更为直接地催生出作为群体的“民族”走向“群体的主体自觉”。当摆脱了宗教束缚的个?#23435;?#20102;自由主义真理而再次推翻世俗王权的时候, 随着君王被接踵送往断头台以及纷纷逊位, 王朝国家的象征不在了, 国家的边界该如何定义成为了人们面对的最棘手问题;“民族”作为一个“想象的共同体”开始替代过去“君主”的象征作用, “民族国家?#27604;?#20195;“王朝国家”成为现代国家的法定单元;这种“认为民族的和政治的单?#25381;?#35813;是一致的”, 政治信条便?#27465;?#23572;纳所言的民族主义[6]。

        现代性所催生出的“主体自觉”分别演绎出了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 从此, 这两股力量便成为了构建现代国家与现代政治的基本法则。正如塔米尔所言, 现代国家的概念?#23548;?#19978;是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联姻的结合体;二者在现代国家的建构中互为目标, 自由主义的民族主义 (Liberal Nationalism) 强调民族自决, 同时强调这种自决应当导致自由民主的宪政[1]8。19世纪中叶的中国正值大清王朝的暮年, 在西方?#26143;?#30340;外部压迫?#36136;?#20043;下卷入了现代性的旋涡之中, 自由主义和民族主义也在欧风美雨的裹挟之下一起东来, 并成为晚清乃至民国时期士大夫知识分子救亡求变的主要思想武器;自由民族主义在晚清民国时期的中国巧妙地生成、发?#20849;?#35797;图推动传统中国向现代演进。

      作者简介

      姓名:朱鹏飞 青觉 工作单位: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

      转载请注明?#19995;矗?/span>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23435;?/a>|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河北快三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
      3. <tbody id="3xw27"><dd id="3xw27"></dd></tbody>
          <code id="3xw27"><menuitem id="3xw27"><dl id="3xw27"></dl></menuitem></code>

        1. <noframes id="3xw27"><input id="3xw27"></input></noframes>

          <output id="3xw27"></output>
        2. <big id="3xw27"><strong id="3xw27"></strong></big>